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官网欢迎您!

百年中国共产党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新发展

来源:admin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1-10-25 23:20:05

百年中国共产党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新发展

龚云

摘要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创造性地开辟了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革命新道路,发展了落后国家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在关键时刻挽救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新时代引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方向,书写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中国篇章,推动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新发展。

关键词中国共产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以推翻资本主义为宗旨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共产党人领导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无产阶级运动,至今已有170多年的历史。恩格斯指出:现代社会主义,就其内容来说,首先是对现代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有财产者和无财产者之间、资本家和雇佣工人之间的阶级对立以及生产中普遍存在的无政府状态这两个方面进行考察的结果。邓小平也曾指出自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以来,就证明了没有无产阶级的政党就不可能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过程,体现了历史趋势的必然性和历史主体的能动性的辩证统一,包含了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离不开无产阶级政党的正确领导。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书写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中国篇章,推动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新发展。

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无产阶级只有在世界历史意义上才能存在,就像共产主义——它的事业——只有作为世界历史性的存在才有可能实现一样。中国共产党既是中国近代社会发展的产物,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产物。中国共产党诞生于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是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影响下产生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属于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时代,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民族解放运动成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一部分。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只有联合起来,共同进行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才能保证战胜资本主义,才能消灭民族压迫和不平等现象。20世纪初,列宁根据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特点指出:帝国主义意味着资本的发展超出了民族国家的范围,意味着民族压迫在新的历史基础上的扩大和加剧。”“我们应当把争取社会主义的革命斗争同民族问题的革命纲领联系起来。”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扩大了民族问题的范围,把它从欧洲反对民族压迫的斗争的局部问题,变为各被压迫民族、各殖民地及半殖民地从帝国主义之下解放出来的总问题,给民族解放开辟了具有广大的可能性和现实性的道路,将其吸引到反帝国主义斗争的巨流中,建立了一条从西方无产者经俄国革命到东方被压迫民族的新的反对世界帝国主义的革命战线,推动世界民族解放运动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联结在一起,推动东方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分散孤立的民族解放运动的大团结,构筑了一条全世界共同反对帝国主义的跨国家、跨民族、跨区域的联合战线,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开辟了广阔的发展前景。1919年共产国际成立后,支持全世界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改变了近代中国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孤立于全世界民族解放运动之外的局面,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不再属于旧世界资产阶级革命的范畴,却改变为属于新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的范畴,而在革命的阵线上说来,则属于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这种革命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已经不能当作世界资本主义反革命战线的同盟军,而改变为世界社会主义革命战线的同盟军了。”“这是一个绝大的变化,这是自有世界历史和中国历史以来无可比拟的大变化。从此,中国革命与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民族解放运动互为奥援,改变了世界力量对比,极大地改变了世界发展格局。

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开辟了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革命新道路。像中国这样落后的东方农业大国如何进行无产阶级革命,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并没有给出明确答案,只是提供了思考问题的方法。19世纪80年代,恩格斯明确指出:马克思的历史理论是任何坚定不移和始终一贯的革命策略的基本条件;为了找到这种策略,需要的只是把这一理论应用于本国的经济条件和政治条件。列宁也指出,马克思主义不是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因为它所提供的只是总的指导原理,而这些原理的应用具体地说,在英国不同于法国,在法国不同于德国,在德国又不同于俄国。列宁在运用马克思主义指导方面为中国共产党人树立了榜样,提供了理论指导。列宁不仅在理论上突破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将在英、美、法、德等先进资本主义国家首先胜利和同时发生理论,结合帝国主义时代俄国的实际,提出了一国胜利理论,而且在实践上成功领导了十月革命,使社会主义第一次从理想变成了现实,开辟人类历史新纪元,鼓舞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中国共产党的先驱李大钊在《再论问题与主义》中前瞻性地指出,一个社会主义者,为使他的主义在世界上发生一些影响,必须要研究怎么可以把他的理想尽量应用于环绕着他的实境。社会主义的理想,因各地、各时之情形不同,务求其适合者行之,遂发生共性与特性结合的一种新制度(共性是普遍者,特性是随时随地不同者),故中国将来发生之时,必与英、德、俄……有异

中国共产党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国情出发,确立了先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再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中国革命道路。毛泽东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领导力量,决定了中国革命的终极的前途,不是资本主义的,而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在具体革命道路上,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来看,都是城市武装暴动的经验,无论中外,找不到农村包围城市的经验。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一方面坚持: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另一方面又分析了中国的特殊国情:中国的特点是:不是一个独立的民主的国家,而是一个半殖民地的半封建的国家;在内部没有民主制度,而受封建制度压迫;在外部没有民族独立,而受帝国主义压迫。因此,无议会可以利用,无组织工人举行罢工的合法权利。在这里,共产党的任务,基本地不是经过长期合法斗争以进入起义和战争,也不是先占城市后取乡村,而是走相反的道路。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不能照搬俄国十月革命城市武装暴动的道路,只能走自己的路。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创造性运用,丰富了无产阶级革命道路理论,是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大突出贡献。邓小平指出:马克思、列宁从来没有说过农村包围城市,这个原理在当时世界上还是没有的。但是毛泽东同志根据中国的具体条件指明了革命的具体道路” “如果没有实事求是的基本思想,能提出和解决这样的问题吗?能把中国革命搞成功吗?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历经艰苦卓绝的斗争,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为走上社会主义创造了政治前提,开创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无产阶级革命道路的多样化模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华民族站起来了,再也不是一个任人侮辱的民族了,同时大大促进了世界的和平与自由。中国革命的胜利,使世界范围内政治力量的对比发生了有利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根本变化,大大推进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意大利参议员斯巴诺(Velio Spano)在中苏友好协会成立大会上说:新中国就是四分之一人类的觉醒;新中国就是受帝国主义压迫的一切民族黎明的号角;新中国就是帝国主义死亡的一幕。

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发展了落后国家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列宁指出:一切民族都将走向社会主义,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一切民族的走法却不会完全一样,在民主的这种或那种形式上,在无产阶级专政的这种或那种形态上,在社会生活各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的速度上,每个民族都会有自己的特点。”“由于开始向建立社会主义前进时所处的条件不同,这种过渡的具体条件和形式必然是而且应当是多种多样的……这种多样性愈是丰富(当然,不是标新立异),我们就能愈可靠愈迅速地达到民主集中制和实现社会主义经济。新中国成立后,在恢复国民经济的基础上,中国共产党不失时机地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特别是创造性地把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对资产阶级和平赎买的设想成功地付诸实施,建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实现了中国历史上最彻底、最深刻的社会变革。邓小平说:我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胜利完成,是我国和世界社会主义历史上最光辉的胜利之一。这个胜利的取得,是由于中国共产党领导全体工人阶级执行了毛泽东同志根据我国情况制定的马克思主义政策,同时,资本家阶级中的进步分子和大多数人在接受改造方面也起了有益的配合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一批社会主义国家诞生,特别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基础上,新中国的成立及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从一国实践发展为多国实践,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二、中国共产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重要节点发挥了关键作用

20世纪下半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遇两次重大危机:一次是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引起国际共产主义阵营混乱,一次是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导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谷。在这两次危机中,中国共产党发挥了关键作用,挽救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1956年,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这一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基本完成社会主义改造,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开始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同年,苏共召开了二十大。在这次会上赫鲁晓夫作秘密报告全盘否定斯大林,西方掀起世界性反共高潮,东欧发生了波兰和匈牙利事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出现混乱。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有效应对,发挥了关键作用。

一方面,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以苏为鉴,开始在中国这样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大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独立探索。毛泽东指出: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最近苏联方面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他们走过的弯路,你还想走?过去我们就是鉴于他们的经验教训,少走了一些弯路,现在当然更要引以为戒。”“我认为最重要的教训是独立自主,调查研究,摸清本国国情,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我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制定我们的路线、方针、政策。民主革命时期,我们走过一段弯路,吃了大亏之后才成功地实现了这种结合,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正确道路。

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总结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提出正确对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袖和兄弟党关系的基本原则,向苏联共产党提出处理波匈事件的正确建议,化解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面临的危机。为了捍卫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原则,中国共产党与苏联共产党进行了长达十年的论战。中苏论战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独立自主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存在一些不足。中国共产党在总结20世纪60年代初中苏论战教训时说:我们的真正错误是根据中国自己的经验和实践来论断和评价国际共运的是非,因此有些东西不符合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原则。”“对兄弟党,不要指手画脚,否则是很危险的。”“如果中国要对国际共运、对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话,关键是生产力的发展。这种发展不仅表现在国际上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比重的增加,而且要体现在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更加优越。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改革开放的新中国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和发展的一面旗帜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的坚强阵地,挽救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是社会主义在实践中出现的曲折和反复。社会主义作为一种全新的社会制度,只能在大风大浪中发展和成熟。诚如列宁指出的:在这样崭新、艰难和伟大的事业中,缺点、错误和失误是不可避免的。谁害怕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困难,谁被这些困难吓倒,谁见了这些困难就悲观失望或者张皇失措起来,谁就不是社会主义者。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严重挫折的重大历史关头,邓小平斩钉截铁地指出:中国的社会主义是变不了的。中国肯定要沿着自己选择的社会主义道路走到底。谁也压不垮我们。只要中国不垮,世界上就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在坚持社会主义。我们对社会主义的前途充满信心。”“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曲折,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经受锻炼,从中吸收教训,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 “只要中国社会主义不倒,社会主义在世界将始终站得住。” 1990年,江泽民在会见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金日成时表示:社会主义是消灭剥削制度的新型社会制度,只有七十三年的历史,遇到一些挫折和困难,走一些弯路也难以完全避免。当代世界的很多根本矛盾,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以及后继者的著作中都作过分析。资本主义并没有解决这些矛盾。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解决当代世界的根本矛盾。只要社会主义国家集中精力加快经济发展,增强实力,充分显示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最终一定能够取得胜利。”“西方某些人甚至想把社会主义在地球上消灭掉,这是绝对办不到的。西方国家不能忽视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大国在国际上特别是在第三世界中的作用。我们共产党人要坚定信念,还要不断积累经验。我们要承认世界社会主义处在低潮,但我们要顶住,硬着头皮顶住,同时要把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好。”1995年,胡锦涛在会见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负责人时指出:随着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世界社会主义确实遭受一定的挫折。但是,这并不能改变社会主义终将代替资本主义这一历史发展总的趋势。在看到苏联、东欧变化以后,西方一些预言家曾预言社会主义将彻底失败,社会主义事业将崩溃。但是,事实证明他们的预言是错误的。一些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在不断改革创新中都取得了新的发展,真正的共产党人也没有在困难和挫折面前消沉和退缩,反而从中受到了教育,进一步总结了历史的经验教训,从本国实际出发探索建设社会主义道路。因此,从当前形势看,虽然社会主义事业还有这样或那样的困难,但我们认为社会主义的前途是光明的。在世界社会主义事业面临困难的情况下,我们中国共产党认识到自己所肩负的历史责任。我们首先要把中国的事情办好,使社会主义制度在有十二亿人口的中国取得胜利,这本身就是对世界各国共产党人和从事社会主义事业的人们的很大鼓舞和支持。

中国始终高举社会主义大旗,成功开创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让科学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彰显,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时挽救了社会主义。中国不但没有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中倒下,而是站住了,并且获得巨大成功。特别是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改变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资本主义的狂飙突进势头,伴随着2008年世界资本主义危机,使以中国为代表的世界社会主义和以美国为代表的世界资本主义力量对比和格局发生变化。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如果社会主义在中国没有取得今天的成功,如果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也在苏联解体、苏共垮台、东欧剧变那场多米诺骨牌式的变化中倒塌了,或者因为其他原因失败了,那社会主义实践就可能又要长期在黑暗中徘徊了,又要像马克思所说的那样作为一个幽灵在世界上徘徊了。越南共产党评价说:从国际上说,改革开放事业的成功挽救并发展了社会主义,这是世界社会主义革命运动发展史上具有划阶段意义的贡献。继社会主义制度在苏联和东欧垮台之后假设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也垮台,那么,社会主义就会在世界上消失,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肯定将陷入数个世纪的黑暗时期。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成功,是向世界人民证明社会主义优越性的生动实例,也是批驳各种敌对势力一切歪曲和诋毁论调、恢复进步人类对社会主义前途信心的雄辩证据。

三、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引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中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功求解了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历史性课题,是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的旗帜,成为引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的中流砥柱。

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在全世界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并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21世纪马克思主义阶段。旗帜问题至关重要。旗帜引领方向,方向决定道路。毛泽东指出:主义譬如一面旗子,旗子立起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趋赴,马克思主义是指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强大思想武器,同时马克思主义的命运又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命运息息相关。在西方思想界享有盛名的德里达(Jacques Derrida)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以后写的《马克思的幽灵》中认为:地球上所有的人,所有的男人和女人,不管他们愿意与否,知道与否,他们今天在某种程度上说都是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继承人。”“不能没有马克思,没有马克思,没有对马克思的记忆,没有马克思的遗产,也就没有将来;无论如何得有个马克思,得有他的才华,至少得有他的某种精神。美国经济学家海尔布隆纳在《马克思主义:赞成与反对》中认为:只要资本主义存在,我认为我们就不能宣称他对这一制度内在性质的认定是错误的。一位西方学者早在21世纪初就中肯地说: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最精辟的分析,在帮助人们理解19世纪的同时,也同样使我们更好地理解我们现在所生活的世界。” 20185月,在中国共产党举行的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专题研讨会上,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普遍高度评价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仅是属于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更是适于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有外国政党评价,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21世纪社会主义最杰出的代表,使中国步入了人类自我解放的新境界,使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呈现勃勃生机。

坚持共产主义远大目标。中国共产党站在21世纪的高度,通过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的深入思考,指明国际共产主义的光明前景。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这是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保持坚定信心、对社会主义保持必胜信念的科学根据。针对有人攻击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的,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革命理想高于天,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共产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必须认识到,我们现在的努力以及将来多少代人的持续努力,都是朝着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这个大目标前进的。同时,必须认识到,实现共产主义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历史过程,我们必须立足党在现阶段的奋斗目标,脚踏实地推进我们的事业。” “我们要全面掌握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深刻认识实现共产主义是由一个一个阶段性目标逐步达成的历史过程,把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统一起来、同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统一起来,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坚守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像马克思那样,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中国共产党强调通过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当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而是走社会主义道路成功建成的现代化强国时,我们党领导人民在中国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将更加充分地展示出其历史意义。正确认识和对待当代资本主义。

正确认识和对待当代资本主义,是新时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面临的重大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过时了,《资本论》过时了。这个说法是武断的。远的不说,就从国际金融危机看,许多西方国家经济持续低迷、两极分化加剧、社会矛盾加深,说明资本主义固有的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但表现形式、存在特点有所不同。”“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的财富量超过其余99%人口财富的总和,收入分配不平等、发展空间不平衡令人担忧。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再次暴露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深层次危机。而要战胜资本主义,最重要的,还是要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不断壮大我们的综合国力,不断改善我们人民的生活,不断建设对资本主义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不断为我们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打下更加坚实的基础。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需要以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实践推动。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我们坚信,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我们的制度必将越来越成熟,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必将进一步显现,我们的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我国发展道路对世界的影响必将越来越大。

[作者简介]:龚云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

[文章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2021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