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官网欢迎您!

否定民主集中制是敌对势力妄图削弱越南共产党的惯用手段

来源:admin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1-09-06 21:12:15

否定民主集中制是敌对势力妄图削弱越南共产党的惯用手段

阮文江、潘金娥、韦丽春

摘要近年来,敌对势力对越南共产党的攻击和意识形态渗透日趋激烈。他们企图通过否定越南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抹黑越南党和国家的形象,诋毁革命成果,最终颠覆越南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正本清源、打击敌对势力的渗透和破坏,维护党的意识形态安全,批驳各种否定和歪曲民主集中制的论调,包括所谓的民主集中制过时论”“民主集中制错误论”“民主与集中不可并行论等,是非常必要的。对这些错误和歪曲进行剖析和反驳,能够使共产党人更加坚信民主集中制的正确性,同时避免实践中对民主集中制的错误运用。

关键词越南共产党  列宁主义  民主集中制

在建立无产阶级独立政党时,马克思、恩格斯十分重视党的组织原则。列宁将马克思主义运用到俄国工人阶级新型政党的建设实践中,确定民主集中制作为共产党的基本组织原则。布尔什维克党在十月革命中取得成功后,民主集中制成为第三国际各个共产党的普遍组织原则。早在193010月,越南共产党(当时称印度支那共产党)就在党章中规定了党以民主集中制作为组织原则”[1]。从那时起,越南共产党党章一直将民主集中制作为党的基本组织原则。

在苏联共产党实行改革之前,民主集中制作为共产党的基本组织原则,似乎没有更多讨论的需要。但由于苏联共产党和东欧各国执政党改革的失败并导致危机和解体,共产主义运动陷入危机和低潮,很多人开始对民主集中制的根源、必要性和本质产生质疑,甚至有人把共产党执政失败归咎于民主集中制。在越南,甚至出现了对民主集中制的公开批判,还有人以看起来非常具有逻辑性”“客观性的论调建议共产党放弃民主集中制。那么,这些批判究竟是否正确?或者只不过是削弱、分裂共产党的伎俩?我们应如何认识这些论调?本文对那些歪曲和否定民主集中制的论调进行逐一剖析。

一、所谓民主集中制是由列宁提出的不是马克思主义,其目的是为了集中民主仅仅是次要的,是形式而已

有些人以马克思和恩格斯并没有提出民主集中制这个概念为由,认为民主集中制是由列宁提出的而不属于马克思主义。有人认为,民主集中制的年龄应从1905年算起,且列宁的民主集中制的主要目的是集中,而民主是次要的,是形式而已。这种观点的错误,在于它否定了历史,其实质就是否认民主集中制原则,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把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割裂开来、对立起来,把民主集中制与列宁、与因脱离民主集中制而失败的苏联共产党相联系,从而引发人们对民主集中制价值和作用的质疑。

1885年,在世界上第一个工人阶级革命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解散33年后,恩格斯在对共产主义者同盟进行评价时肯定:组织本身是完全民主的,它的各委员会由选举产生并随时可以罢免”[2]。这表明,恩格斯尚未提出民主集中制的概念。但不能因此就简单地认为,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不是由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对相关文献的研究表明,虽然1847年尚未提出民主集中制的概念,但马克思恩格斯在创建共产主义者同盟时,章程中就充分体现了以民主集中制原则来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思想。

一方面,《共产主义者同盟章程》明确规定:所有成员一律平等,同盟的各级组织和领导成员均须通过选举产生。区部委员会和中央委员会的委员任期为一年,连选得连任,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之。”[3]这些内容正是越南共产党今天按民主集中制原则实行民主制度的内容。另一方面,章程还规定,共产主义者同盟是一个实行严格集中制度的组织,例如:同盟只有一个统一的组织体系;同盟代表大会每年举行一次,是同盟的最高权力机关。马克思和恩格斯直接参与起草的章程的第五条为:同盟的组织是:支部、区部、总区部、中央委员会和代表大会。”[4]代表大会是同盟的立法机关;一国或一省的地区分部要服从地区总部;地区总部要向最高权力机关即代表大会汇报工作,在代表大会闭幕期间则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所有成员要服从同盟的一切决议;不得参加任何反共产主义的(政治的或民族的)团体”[5]

因此,根据上述共产主义者同盟有关组织方式的规定,恩格斯提到的完全民主的组织方式正是民主集中制原则。事实证明,对于马克思和恩格斯而言,民主集中制原则不仅仅是思想理论,并且还运用到工人阶级革命政党的组织和实践中。

但我们也应当留意到,为何马克思恩格斯强调工人阶级政党组织原则中的完全民主性质(而未明确集中) 恩格斯指出了其中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当时的工人运动中有一些领导人想把工人阶级政党建成一个阴谋独裁的组织,比如魏特林的原始基督教共产主义,维利希的伊斯兰教共产主义等,均以取得政治独裁权和军事独裁权为目标[6]。因此,根据恩格斯所说的工人阶级政党的组织方式是当时工人运动的一些领袖所追求的,即组织本身是完全民主的,它的各委员会由选举产生并随时可以罢免,仅这一点就已堵塞了任何要求独裁的密谋狂的道路”[7]

因此,马克思恩格斯所主张的在工人阶级政党组织中强调民主,符合当时的政党状况和工人运动背景下的要求。后来,列宁不仅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民主集中制原则的思想,为这一原则命名,而且还在革命实践中为执行民主集中制原则树立了榜样。20世纪初,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刚建立不久,存在自由化、无政府主义的趋势,因此有必要建立自治制和联邦制,在这样复杂的形势下,列宁为加强党内集中制和纪律作出了巨大努力,与机会主义观点进行了长期和毫不妥协的斗争,以建立一个工人阶级的新型政党,这个新型政党是一个能真正领导工人阶级进行斗争的组织严密的先锋队。列宁强调,实践经验证明,无产阶级实现无条件的集中和极严格的纪律,是战胜资产阶级的基本条件之一”[8]。另外,列宁还指出,在党进行秘密活动、十分困难和危险的情况下,不可能把任何党内的事情都拿出来讨论。因此,虽然社会民主工党主张实行民主集中制,但在当时的条件下无法充分实行民主。即使在工人阶级夺取政权的初期,在旧统治阶级仍然激烈反抗的时期,也无法完全实行民主。列宁认为,俄国革命的经验表明:在目前激烈的国内战争时代,共产党只有按照高度集中的方式组织起来,在党内实行近似军事纪律那样的铁的纪律,党的中央机关成为拥有广泛的权力、得到党员普遍信任的权威性机构,只有这样,党才能履行自己的职责。”[9]正是因为这一点,一些人错误地认为,在列宁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思想中,集中是主要目的,而民主是次要的,只不过是形式而已。

俄国十月革命成功之后,俄共(布)夺取政权并成为执政党,把重点转移到领导政权的建设和巩固上,共产党有更好的条件开展活动,同时也面临官僚主义、贪污腐败、滥用权力等危机,列宁立即建议扩大党内民主。列宁要求每年召开一次党代会,建立民主机制来讨论党的工作,解决新问题,同时巩固党的领导能力。1920年,俄国国内战争结束时,列宁指出:共和国总的情况已经好转到使我们有可能十分冷静地讨论问题了……现在,无论如何,我们已经能够而且应当不受限制地把当前的讨论进行到底……我们就可以去提高我们党和军队的民主化程度了。”[10]列宁强调要经常广泛地召开全体党员大会,以发挥党员的主动精神,要求更经常地、更广泛地批评党的错误和开展党内各种批评;制定完全切实有效的规章制度,以消除专家、负责工作人员同群众之间(在生活条件、工资数额等方面)的不平等现象,因为这种不平等是违反民主制的;成立一个同中央委员会平行的监察委员会等[11]。列宁的这些思想和实践,是将马克思恩格斯民主集中制思想和经验运用到具体实践中的典范。

目前,越南共产党强调扩大和发扬党内民主和社会民主,是基于革新事业的要求和党内民主制度仍存在许多需要集中克服的局限的实际情况。强调扩大民主并不意味着越南共产党仅重视民主而忽视集中,忽视纪律。

二、所谓民主集中制原则已经过时

有人提出,民主集中制原则只适用于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前,党的秘密活动或党在领导战争时必须要有高度统一、集中、严明的纪律,而在如今执政党领导和平建设的年代,在扩大民主,最大化发挥个人创造力的要求下,民主集中制原则已经过时,不再适用了。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它从本质上完全违背和歪曲了民主集中制原则。共产党作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必须要有严格、集中和统一的组织,决不能成为一个分散的无政府组织;共产党是志同道合的共产主义者自愿组成的联盟,致力于建设一个高举自由、民主、公平和保卫人类尊严的旗帜的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党还必须要有一个符合这种性质和目的的新型民主组织。因此,偏离民主集中制原则就是偏离共产党的本质。民主集中制原则是共产党的本质特征。

对于越南共产党而言,党的历史使命和任务是领导消灭压迫和不公的斗争,成功建设越南社会主义并走向共产主义。越南共产党领导了前所未有伟大的、复杂的和全新的事业,充满困难和挑战,一方面,要以民主的方式组织和运作,以充分发挥党员和党组织的潜力,取得成功;另一方面,建设新社会实质上是一场激烈的阶级斗争,而敌人处于优势地位,这要求党必须有高度的组织性,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胜利。为此,党必须严明纪律和集中统一领导。试问,如果允许党员不履行党的决议,党员可以自由发表与党的观点相悖的个人意见,将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呢?必然迎来一个动乱和最终垮台的悲惨时期。民主集中制原则不仅为党建立了统一而严明的纪律,而且建立了一个最有效的机制来激发一切见解和创造力,发挥所有党员和基层组织的智慧。因此,任何条件下都要高度发扬民主,同时也要有集中统一。党不能只在夺取政权的斗争时期统一领导和严格组织,而在领导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就松懈了。

在十月革命后建设和保卫新社会的斗争实践中,列宁曾明确指出了俄国左派的错误,他们幼稚地认为,在革命成功夺取政权之后,应解散各政党,因为政党在新政权建设期间已没有作用:左派在国内和国际范围内把自己实际检验一番吧,让他们不要严格集中的具有铁的纪律的政党,不要掌握各个方面、各个门类、各种形式的政治工作和文化工作的本领,而去试一试为实现无产阶级专政进行准备(并进而实现这一专政)吧。实际经验很快就会开导他们的。”[12]后来,在苏联共产党的改组过程中,一些领导人无视列宁的教诲,不能把握共产党的本质,导致政治多元化,抛了民主集中制原则,因此被敌对势力和机会主义者攻击并导致共产党的分裂。所以说,在革命的任何时期和任何条件下,都要实行民主集中制。不同的是,根据党在各个时期的具体情况和任务来确定不同的实施方式和适用范围。牢牢把握民主集中制,不仅要扩大民主、发扬民主,还要维护党的集中统一和严明党的纪律。

三、所谓民主集中制原则是在现实中不存在”“民主与集中不能并行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集中民主是两个对立面,往往相互否定,相互排斥。如果实行集中,必然会挤压民主,消除民主;反过来,若想实现民主,就要放弃集中。他们从这个论点出发,错误地认为民主集中制是不真实的原则民主不能与集中并行。同一类型的论调中,还有观点认为集中是名词,而民主是形容词,是对集中的修饰语。或者有观点认为民主集中制的根源就是官僚集中制度,因为集中是目的,民主只是手段,所以有很多手段可以达到目的,因此民主仅仅是一种手段罢了。显然,这一论调将民主淡化了,是蓄谋破坏民主集中制,是为了让我们放弃民主集中制原则。那种将民主与集中对立的做法,是对民主集中制原则的歪曲。持这种错误的论调的人,要么是他们不了解民主集中制原则的本质,要么是故意误导他人反对民主集中制。

民主集中制中的集中民主二者不可分割,相互制约,没有所谓名词和形容词的区别,二者同样重要。集中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民主是在集中领导下的民主。民主集中制中的民主不是集中的对立面,与民主对立的是官僚、专制和独裁。集中更不是民主的对立面,与集中对立的是分散、小集团、宗派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正确的集中将会增强民主的力量;正确的民主要建立在集中的基础之上。将民主和集中分开将导致无政府主义。非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将会导致官僚主义的集中和独裁。要做到民主集中,就要确保真正的民主,同时要加强纪律,加强责任制。因此,在民主集中制原则中,集中民主是相互统一、相互作用的统一体,而不是两个相互排斥的对立面。

四、所谓民主集中制原则是一个错误原则,它破坏民主”“必将导致官僚集中、专制主义和不负责任的结果

该论调认为,民主集中制在理论上是可行的,现实中是行不通的,持这一观点的人抓住某些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而导致灾难性后果的现象,用来否定民主集中制原则。这种观点混淆了违反原则的现象与民主集中制原则本身。

基于这种错误的论调,民主集中制就成为限制了创造性思维的保守专断的集权制。持此论调的人极力推崇自由民主、无限民主和极端民主,支持反对派的各种行为和错误观点,以民主”“多元为幌子,鼓动党内不同政见者分裂党。他们故意作出理解不了民主集中制原则的样子故意歪曲民主集中制原则的本质,或故意吹毛求疵地找出党的机关中某些人的错误、独断官僚或不民主的例子,以此要挟取消民主集中制原则。一些党员干部还错误地认为,集中度越高,民主程度就越低,要想加强民主,就要减少集中;错误地认为民主集中制原则的本质无法克服独断专制、家长制和官僚主义。

五、所谓必须取消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允许党员有不符合党的决议的言行才有民主和创新

这种错误观点认为,新事物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民主集中制的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会消灭新事物和创造性,所以必须要放弃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允许党员有不同于党的决议的言论和行动,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民主和创新。这是对民主集中制原则片面和错误的理解。新事物最初的确是少数人发现的,但在民主集中制原则中,已经有保护新事物的机制,即允许少数人保留自己的意见,因此不能说民主集中制原则消灭了新事物和创造性。现实中,少数人的很多意见都可以保留,党员的权利得到保障,新事物也得到了保护。

必须要注意的是,民主集中制原则中少数服从多数是党内民主的特征和核心内容。这个制度规定了民主集中制原则中的其他制度,例如党员要执行党的决议,党员的言行要与党的决议一致,下级要服从上级,等等。如果放弃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实质上就是放弃民主集中制原则中的集中原则,实际上就是放弃了民主集中制。

六、结

以上所有关于民主集中制原则的错误观点,实际上都是为了破坏民主集中制原则。因此,我们必须深入研究这些错误观点和破坏性论调的本质,警惕国内外敌对势力蓄意制造党内分裂,密切关注阴谋破坏的手段以及无政府主义倾向。敌对势力基于反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试图攻击民主集中制原则,利用党在实行民主集中制中的一切漏洞和错误,破坏党内团结,制造无政府主义,建立反党力量。因此,必须要批判一切反对党内民主集中制原则的阴谋诡计,坚决克服工作中的不足,正确实行民主集中制。与此同时,为了捍卫民主集中制原则,驳斥上述敌对势力的错误论调和阴谋论,我们也要实事求是,充分认识到在实行民主集中制过程中出现的不足,并且采取措施坚决克服。

注释

1《越南共产党文件全集》第2卷,河内:国家政治出版社,1998年,第119页。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207页。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574页。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572页。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572页。

6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284页。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278页。

8《列宁全集》第3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4页。

9《列宁全集》第3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205页。

10《列宁全集》第3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316-318页。

11参见《列宁全集》第3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323页。

12《列宁全集》第3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85页。

[作者、译者简介]:阮文江(Nguyen Van Giang),越南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党建研究所原副所长,越南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副教授;潘金娥,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教授;韦丽春,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2019 级博士研究生。

[文章来源]:《世界社会主义》2021年第7本文于2020130日发表在《共产主义杂志》网站,原文题目为《否定和歪曲民主集中制原则是敌对势力企图削弱党的力量的惯用手法》。www. tapchicongsan. org. vn/web/guest/dau-tranh-phan-bac-cac-luan-dieu-sai-trai-thu-dich/chi-tiet/-/asset_publisher/YqSB2JpnYto9/content/phu-nhan-xuyen-tac-nguyen-tac-tap-trung-dan-chu-thu-doanquen-thuoc-cua-cac-the-luc-thu-dich-nham-lam-suy-yeu-suc-manh-dang-cong-s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