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官网欢迎您!

赞比亚社会党:除了社会主义,没有其他的方法

来源:admin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1-07-25 23:27:57

赞比亚社会党:除了社会主义,没有其他的方法

【编者按】2021716日印度左翼网站《人民快讯》刊发了《突破新闻》的拉尼娅·哈莱克(Rania Khalek)对赞比亚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弗雷德·曼贝(Fred M 'membe)博士的采访

8月大选之前,《突破新闻》的拉尼娅·哈莱克(Rania Khalek)与赞比亚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弗雷德·曼贝(Fred M 'membe)博士谈论该党的政纲和未来展望。

812日在赞比亚将举行一轮至关重要的选举。选举是在暴力和镇压下举行的,某些部门甚至对推迟选举表示担忧,因为出现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赞比亚社会党。在这次采访中,《突破新闻》的拉尼娅·哈莱克与该党总统候选人弗雷德·门贝博士就其政纲、对未来的展望以及该国左翼和社会主义政治的历史进行了交谈。

拉尼娅·哈莱克:大家好。我是拉尼娅·哈莱克。我很高兴能与即将参加8月份总统选举的赞比亚社会党领导人弗雷德·门贝博士一起访谈。弗雷德·门贝博士,欢迎您,能先给我们介绍一下赞比亚的经济状况和政治制度吗?目前由谁负责?怎么处理财富和不平等问题?

FM:赞比亚位于非洲中南部。有人说是中部非洲,有人说是南部非洲。1964年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独立,经济主要依靠铜矿开采。这是一个有农业的矿业国。

RK:弗雷德,你们的竞选纲领是社会主义的,包括普及教育和全民医疗,新增群众住房和完善卫生设施状况,以及促进合作农业。同时还表示希望扭转1991年新自由主义改革所推动的非工业化进程。那么,你能详细介绍一下社会党的纲领以及到目前为止赞比亚社会对它的接受程度。

FM:我们的国家很贫穷。一些地区的贫困率高达82%,农村贫困率平均为76.6%,孕产妇死亡率和婴儿的死亡率也很高。文化水平不是很好,这也意味着我们的饥饿程度很高。赞比亚是世界上第五大粮食短缺的国家,仅次于中非共和国、乍得、马达加斯加和也门,还面临营养不良的问题,包括婴儿和成人。这也意味着死亡率很高。除此之外,失业率也很高,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肯定会面临着很多问题。由于贫困程度如此之高,所以新冠肺炎的控制难度很大。

RK:您刚才谈到了社会党的一些政治纲领和全民医疗问题。所以鉴于这一流行病,投资于全民医疗保健的承诺显得更加紧迫。能告诉我们赞比亚目前的医疗体系是如何对抗新冠肺炎病毒的吗?您认为正在推广的这个项目对应对大流行有什么帮助吗?

FM:我提到了平均76.6%的农村贫困水平和普遍贫困和饥饿,保持基本卫生也是个问题。当住房、卫生和水供应都很差时,保持人们的健康是非常困难和昂贵的。除非你处理好这些问题,否则你就无法减轻卫生系统的负担,无论你提供多少药品都会有长长的队伍。对药品的需求也将非常高。药物不能代替食物。你需要为人们提供过健康生活的基本物品,然后,药物和补充剂就可以解决这些差异。因此,我们在这方面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教育水平低下使之更加困难。当你没有足够的教育水平,人们甚至看不懂医生的处方。

RK:这是一个很好的观点,这不仅是一个政策,也是一个普及教育的平台。

FM:是的,在21世纪,即使是教育水平很低的母亲也会发现照顾孩子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RK:你能告诉我们,赞比亚左派和社会主义的历史是什么?赞比亚第一任总统肯尼思·卡翁达(Kenneth Kaunda)的遗产是什么?他曾站在脱离英国独立斗争的最前线。他的影响是什么,以及社会主义在贵国的历史和遗产是什么?

FM:肯尼思卡翁达领导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反帝国主义运动。他参加了大量的南部非洲和非洲大陆其他地区的解放斗争。在这方面,他是个革命者。我们社会主义者不应该认为我们是唯一的革命者。为把人民从帝国主义和殖民统治中解放出来而牺牲一切的人,也是革命者。当然,只有我们社会主义者才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所以我要说肯尼思·卡翁达是个革命者。他采取了强烈的反帝立场,奉行进步的政策。在不结盟运动中,他站在进步分子一边。他还在联合国和非洲联盟或当时被称为非洲统一组织中发挥了进步作用。他是许多革命者的朋友。他是非洲国民大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领导人奥利弗·坦博(Oliver· Tambo)的朋友,解放时期在他的住所接待了他。他是萨莫拉·马谢尔(Samora· Machel)和朱利叶斯·尼雷尔( Julius· Nyerere)的密友。他与菲德尔·卡斯特罗(Yasser· Arafat)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尤其是在他执政末期。他和亚西尔·阿拉法特是非常亲密的朋友。

RK:那是一个很好的朋友群体。

FM:是的。他也是(埃及前总统)纳赛尔和(夸梅)恩克鲁玛的好朋友。所以他把自己与进步人士联系在一起。他在早期也和马丁·路德·金关系密切。他们共享一些平台。所以,他是一个进步主义者。

RK:是的,他显然对你也有很大的影响。让我们谈谈你的政治和职业背景。是什么影响了你的政治?你在南非和南非社会主义运动中长大。你是赞比亚邮报的创始人,这是第一家非政府所有的报纸,最终被政府取缔。那么你能告诉我们你的社会主义运动经历吗?

FM:我的影响力来自南非共产党和非洲国民大会。1978年我加入了这个组织,在那里长大。我能接触到非常好的人。乔·斯洛沃、克里斯·哈尼、本·图洛克和其他许多人。所以非国大和这个非洲共产党塑造了我的政治观。你找不到比那更好的学校了。我认为他们是非洲大陆最优秀的革命者,他们是在长期的非常艰难的斗争中诞生的。我认为他们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好的人。你找不到比乔·斯洛沃更好的老师了。你找不到比克里斯·哈尼更好的灵感了。认识他们和世界上那些伟大的革命者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RK:你的政党指责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了一种局面,我相信这是你的宣言中所说的,“将近一半的人口根本无法获得干净的水。”那么,你能告诉我们结构调整政策对赞比亚有什么影响吗?结构调整是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在整个1980年代和1990年代对发展中世界的后殖民国家实施的一系列紧缩政策,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

FM:结构调整方案或新自由主义方案,我们在过去30年中推行意味着社会服务受到沉重打击。利润被强调得更多了。我们发展了一个有利于私人资本而不是人民的经济。作为一个严重依赖采矿业的采掘经济体,人民没有从中受益。技术也发生了变化。在过去,矿山雇佣了更多的人,而在今天,随着技术的进步,他们雇佣的人越来越少,导致失业率不断上升。过去人们从矿山得到一些微薄的工资。现在,他们不明白是因为他们在那里找不到工作。税收制度也很差。政府没有从采矿活动中征收足够或公平的税收。这意味着矿业领域的跨国公司正在获得巨额利润。这个国家正在失去一切。

我们有免费的教育体系,但我们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这一点。我们有免费的医疗服务,但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已经失去了。我们的农业得到了支持,特别是有合作社的农业等等。我们失去了大多数合作社。我们失去了对农业的良好支持。当一个地区的利润水平达到82%时,人们如何支付教育费用?当你有76.6%的农村贫困人口时,你怎么能指望人们支付教育费用呢?这意味着穷人越来越穷,他们的人数也在增加。人口也没有停滞;事实上,它正在增长。15年后,我们预计人口至少会翻一番。我们将如何为这些人口提供教育?医疗服务将从何而来?住房将从何而来?即使是最基本的交通工具——包括人和货物。如果我们继续走同一条路,你将如何在未来15年内改进它?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寻求新思路,寻求新方法。对我们来说,只有社会主义的方法。

RK:你提到了采矿,铜矿开采是赞比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贵党如何调整经济结构,为工人阶级和穷人服务?

FM:左派政府的基本方针是将一切都国有化。我们不会把现有的煤矿国有化。我们没有能力运行它。如果我们把那些矿山国有化,它们很快就会被淘汰。他们是复杂的企业,有许多复杂的供应线。我们没有足够的矿业工程师、矿业经济学家,甚至没有所需的法律专业知识。我们开采的铜都卖不出去。

因此,如果我们国有化,我们就必然会毁掉这些矿井。我们在国有化方面有60多年的经验,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我们已经看到了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所以我们不会急于将矿山国有化。相反,我们将设法从他们那里获得公平的税收,并将我们获得的收入投入到教育、卫生和农业方面。我们还将确保矿业公司对我们的员工进行采矿所需技能的培训。

此外,我们目前只有三分之一的开采潜力正在开发中。三分之二尚未开发,我们将以不同方式处理这一问题。大多数现有矿山的剩余经济寿命可能在8年以上。我们为什么要为一个只有8年经济寿命的矿井而战呢。当谈判结束时,矿山将关闭,最后将什么也没有。我们不想给自己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国有化不是原则。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将所有东西公有制。所有关键的经济部门都必须由人民控制,必须为人民所有,但我们到达那里的方式因地而异。

任何社会主义制度的战略目标,都是将一切主要生产资料公有制。但这就是为什么社会主义是一个过程,是一种过渡,这种过渡意味着你必须与资本作出许多妥协。任何转变都意味着你有一只脚在明天,一只脚在昨天,你的身体在今天。这些都不是容易做出的妥协。这就是使社会主义重建复杂化的原因。社会主义是一个过渡阶段,是一个过渡制度,不是一个永久制度。向完全公有制过渡并非易事。这使斗争变得困难,因为我们现在必须同跨国公司斗争。我们必须有战术性地对付他们。

(湖北中医药大学外国语学院2019级英语专业 汪滢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