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官网欢迎您!

美国共产党官网:把社会主义者的梦想变成美国的现实

来源:admin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1-07-24 22:59:25

美国共产党官网:把社会主义者的梦想变成美国的现实

【编者按】2021715日作者约翰·凯斯(JOHN CASE)在美国共产党官网上刊发文章,通过列举茵迪雅·沃尔顿、伯尼·桑德斯和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在社会主义方面的成功,表示社会主义在美国的吸引力不断提升。

茵迪雅·沃尔顿以迅速而坚定的态度用“哦,绝对是!”回答了“你是社会主义者吗?”这个问题。

沃尔顿刚刚漂亮地赢得了纽约州布法罗市市长的民主党初选,她相信社会主义将为人民带来改变。“我们用社会主义来应对特斯拉和针对他人的顽固个人主义。我想改变这个模式”,她谈到布法罗十亿美元交易的受益者之一时说,这是一项由州长安德鲁·科莫支持的得到大力补贴的企业发展计划。

现任市长拜伦·布朗似乎对选举结果完全毫无准备。沃尔顿女士是非裔美国人,是一名单身母亲、护士、工会组织者、土地信托执行董事,还是一名公开的社会主义者。尽管民主党决定支持沃尔顿女士作为党内候选人,但这位市长和他在一些以民主党为主导的布法罗地区的一些城镇中的盟友拒绝让步,并计划进行一场书面竞选。

沃尔顿女士似乎一点也不惊讶,而且看起来精力充沛,没有屈服于其对手。但是,一些自由主义者和进步分子,甚至是社会主义者也普遍表达了震惊,因为市长管辖的领域中与企业有关的势力会进行某种程度的抵抗,包括丑陋的、种族主义的诽谤,这些诽谤会立即被媒体作为“合法问题”散布。

社会主义吸引力的增长是由非洲裔美国人和女性推动的

沃尔顿女士的竞选和胜利是非裔美国人、妇女和青年对社会主义的支持正在稳步增长的另一个例子。美国民调机构Axios/Momentive的一项新民意调查显示,现在只有一半的年轻美国人对资本主义持积极态度,并且在非裔美国人和女性的推动下,社会主义在美国的吸引力持续增长。

社会主义者不再对资产阶级领导人会采取所有必要的手段来粉碎社会主义这件事感到震惊的那一天,将标志着美国社会主义摆脱了乌托邦,对社会主义变革有了更科学的理解。

茵迪雅·沃尔顿的竞选活动令人震惊,但这只是“民主社会主义者”越来越多的追求和赢得选举的行动中的最新成果。维基百科用100多次成功的竞选活动记录了一个重要政治趋势的不可否认的诞生及其目前的快速发展。这些竞选人只包括与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有关联的候选人,其中大多数人以民主党、工人家庭党、绿党或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但他们宣称民主社会主义是他们的观点。

自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参与2016年总统初选以来,公共话语中社会主义思想的增长表明,经过对“社会主义”数十年的打压、边缘化和压制,他非常熟练地将“社会主义”重新引入美国政治主流(或主流之一)产生了巨大影响。桑德斯倡议的最重要特征之一是,他承诺让工人阶级作为变革的主要代理人。在佛蒙特州,他在行动和实践中向工人证明了他是认真,而不是在“胡说八道”,因为我在那个州认识的大多数金属贸易工人都提到了“超级激进主义”。

然而,伯尼开始参与竞选是在40年前。他证明了一个社会主义者可以有效地管理一个城市,并在上个世纪结束之前,成为了他所在州在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的代表,他从未放弃或为自己的社会主义道歉。但2016年,他的竞选活动点燃了整个国家。出现了一批杰出的候选人,包括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正义民主运动(Justice Democrats),他们塑造和深化了民主社会主义议程,并展示了面对攻击的深刻政治韧性,包括在经济、气候变化、美国法西斯主义、和平和不公正等方面,同时赢得了连任。

美国企业界认为,由左翼领导的美国劳工机构将与其全球扩张的梦想不相容。

一方面,在社会主义保护伞下出现的新一波英雄浪潮中,最令人震惊的成就是美国左翼边缘化的终结。这种边缘化到现在为止已经跨越了70年。它始于对美国产业工会联合会(CIO)和共产党的攻击,在麦卡锡冷战的抑制下继续存在,并延续到20世纪六十年代的民权剧变和反越战,其中包括无数谋杀、暗杀和审判。其影响是有效地取缔了打着“社会主义”或“解放”旗帜的群众性政治组织,并将他们的抗议变成了反对政治起诉的“辩护委员会”。共产党是20世纪50年代镇压行动中最直接的目标,因为它在美国产业工会联合会和工业组织的崛起中发挥了强有力的作用。美国企业界一致认为,由左翼领导的美国劳工机构与其进行全球扩张、掠夺全球资源和廉价劳动力的梦想格格不入。

对安吉拉·戴维斯(Angela Davis)的逮捕和审判以及联邦调查局领导的种族主义集团在一些城市警察部门谋杀黑豹党成员的行为表明了,反动利益将达到的某种程度。

边缘化对美国左翼产生了严重后果。其中有一点就是它导致了无政府主义在政治和意识形态方面各种形式的传播。

在没有群众基础的情况下,左翼的政治辩论常常变成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抽象或理想概念的较量。随着各种“理性”但无力的进步概念和宣言争夺关注,出现了无休止的分裂和各种派系。那些概念可能会鼓舞人心,但除了赢得选举和权力,以及实际实施新法律的工作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证实的概念。

理想化社会主义的主要落后特征是无法团结广泛的力量

为什么称之为无政府主义?说到“理想”,我们都有自己的理想。我们每个人都在研究社会主义、革命、“真正的绿色”、激进民主或反帝国主义改革或理论,这都是基于我们的个人经验和价值观。更重要的是,我们经常认为社会主义主要是用来解决社会冲突和资本主义发展不常见的恐怖的“理性的”、“开明的”解决方案。但是,理想化社会主义的主要落后特征是无法将广泛的力量联合起来,实现一个共同设计和实施的集中目标。恩格斯(Frederick Engels)称其为“乌托邦主义”或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理想是好的,但没有像革命阶级这样的组织,失败是肯定的。资产阶级力量,就像“好”的亿万富翁一样,不给自己带来生存损失,就无法压倒坏的亿万富翁。唯一能够领导这种变革的是工人阶级。

新的社会主义运动正在表现出越来越多的新理解,他们正在打破社会主义长达70年的“闭关锁国”时代。但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时隔40年,伯尼关于政治独立的真正意义的信息能得到突破?

因为客观条件发生了变化。一些人称之为“新自由主义”时代的40年的紧缩政策在尼克松和里根开创的严重不平等和不公正的重压下崩溃了。尽管目的意图是好的,而且是由非常有能力的、聪明的自由派领导,但克林顿或奥巴马政府都无法扭转这些滥用职权行为。庞大军团和它们的所有者以及联邦、州和市一级的“政治商店管理员”的权力、财富和控制只会变得更加普遍和腐败。各级机构都在经历功能障碍,包括监管和应对能力的减弱。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经济下行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这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严重损害。随之而来的是特朗普惨败和真正的法西斯威胁,伴随着代价尚待计算的疫情危机。

美国经济进行重大重组是必要的

民主党领导层将“社会主义”一词排除在谈话之外所做的长期努力正在失去动力。上世纪90年代的补救措施——由一批坚持科学理念的新亿万富翁领导的高科技领域的扩张和金融化的扩张,没有奏效。这有力地论证了美国资本主义的苦难和矛盾是系统性的。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经济进行重大重组是必要的。这也不仅仅是从“理性”的角度来看的。经济力量是真正的力量,就像风雨、干旱和洪水一样真实和客观。生活资料只能通过现金和商品获得。结构性变化导致革命性的剧变,因为生产关系、社会分工正在迫使政治和经济机构发生变化。

我们的历史上至少出现过三次剧变:美国革命、内战和20世纪30年代的工业剧变。在罗斯福的领导下引入的一种弱化的社会民主形式,以应对大规模生产技术、新兴的巨大信托基金和世界大战。还可以加上第四个:民权运动,这是在一个多民族和多种族的国家中争取平等的斗争——这些都还在继续!

在每一种情况下,美国资产阶级民主的两党制都使这个国家远离糟糕的、非常糟糕的选择。现在,其中一个政党——共和党已经放弃了民主,他们也含蓄地承认结构性的阶级分歧再次破坏了50个州的联盟。

基层、镇、市、县等各级领导和管理层面临的现实挑战,将把空想社会主义的所有残余部分转变为恩格斯所说的“科学社会主义”。

美国的社会主义可以以新而强大的方式“团结起来”

我认为现在兴起的具有美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可能最终会成为所有国家中最具个人主义的、最古怪的道路,我们国家将成为最具资本主义色彩的国家。尽管如此,只要看看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参与选举时的韧性和对恐惧的抵抗,就可以见证她钢铁般的姿态,也会知道美国社会主义能够以新的、强大的方式“团结起来”。

恩格斯将这种团结在一起的过程称为摆脱无政府主义和乌托邦主义,以及伴随着对资本主义“自我修复”的幻想——“将社会主义置于现实而非理想的基础之上”。他认为这是“经济学”,特别强强调了经济发展在历史唯物主义中的地位——马克思主义的主要组成部分——认为原始主义之后的任何生产方式,是推动劳动分工、财产、法律、安全等社会上层建筑以及社会阶级文化结构等的发展的主要动力;社会,就像所有都在运动的“物质”一样,有开始、结束、出生和死亡,就像大自然的其他存在一样。

社会主义者要领导社会发展,需要掌握并推进唯物史观的发展。在我看来,美国共产党是社会主义传统的理论和实践的最佳宝库。它也在努力为了生存和适应非常不利的环境而进行斗争,它仍然存在的事实,本身就体现了他们的韧性,这是即将到来的风暴中不可或缺的品性。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伊晨晨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