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官网欢迎您!

斯威士兰共产党:南共体无视了斯威士兰人民的民主愿望

来源:admin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1-07-12 22:46:49

斯威士兰共产党:南共体无视了斯威士兰人民的民主愿望

斯威士兰对民主力量的镇压仍在继续

斯威士兰民主党派批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极大地低估了姆斯瓦蒂国王的军队所犯下的暴行

斯威士兰的民主力量正面临着潜逃国王姆斯瓦蒂手下军队的镇压。他们谴责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没有承认抗议者诉求的合法性,并且严重低估了安全部队上周犯下的镇压群众的暴行。

7月4日星期日,南共体代表团在访问斯威士兰时会见了政府,但未听取自1973年以来在君主制之下被禁止活动的反对党的意见。这一代表团由博茨瓦纳总统、南共体政治、国防和安全机构主席姆盖特西·马西西Mokgweetsi Masisi带领。

两天前,即7月2日,马西西发表声明称,“至少有一名抗议者被安全部队杀害”。这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轻描淡写令许多政党和民间社会组织感到愤慨。

在马西西发表这一声明的同一天,由五个政党组成的联盟政党大会(PPA)宣布,该组织记录了至少43名在镇压民主抗议活动中遇难抗议者的姓名和地址。人民联合民主运动(PUDEMO)是该联盟中最大的政党,其全国发言人布莱恩·桑格韦尼(Brian Sanghweni)告诉《人民快讯》,目前仍有几名遇难抗议者的姓名和地址尚未确定。

由于6月29日星期二实施的网络封锁,遇难者核查工作进展迟缓。这场网络封锁是在非洲最后一位绝对君主姆斯瓦蒂国王于6月28日星期一逃离该国之后实施的,据说在此之前他已经命令军队镇压反君主制抗议。联盟政党大会表示,到目前为止,已有近千人受伤,其中许多都是受到枪伤。

大部分伤亡都发生在6月29日,当时军队向数百名试图冲击皇家庄园和王室企业的青年开火。抗议运动针对的是掌控斯威士兰大部分经济产业的国王。在此之前,警察已经对全国各地规模空前的和平游行浪潮进行了暴力镇压,这些游行的目的本是递交寻求民主改革的请愿书。

桑格维尼表示,虽然6月30日星期三也有抗议和枪击事件的报道,但当时全国大部分地区都已被军队掌控。“到了星期四,大多数商店、办公室和工厂都已复工。除了一些尚未驻军的偏远农村地区,全国绝大多数地区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抗议活动。”他补充道。

据称,军队利用抗议者的这种暂时性撤退,得寸进尺,闯入人们的家中,殴打和逮捕那些被怀疑参加抗议活动的人。联盟政党大会估计,约有500人被逮捕。

"军队仍在街上游荡;人们在家里被绑架。斯威士兰团结网络(SSN)发言人拉奇·卢克黑尔(Lucky Lukhele)如此描述南共体代表团离开后斯威士兰的状况:“运气好的人流落街头,运气差的人已经变成了尸体。”

斯威士兰反虐待行动小组(SWAGAA)执行主任诺兰赫拉·德拉米尼(Nonhlanhla Dlamini)告诉斯威士兰新闻网,“一些孕妇(也)遭到了虐待,其中包括年轻女孩;大多数伤亡者是年轻人。我们……曾希望南共体代表团也能与我们接触,但令我们感到失望的是,他们只设法与政府接触,把非政府组织排除在外。我们已经看到了足够多的流血事件,我们真的需要对话,这样才能结束暴力。”

斯威士兰共产党:南共体完全无视了斯威士兰人民的民主愿望

除了对镇压行动造成的损失认识不足外,民主力量还批评了南共体政治、国防和安全机构主席马西西发表的声明,他在声明中居然谴责民主力量的立场和举动。声明中提到,“骚乱造成了大量的生命财产损失,据报道至少有一人死亡”。

他进一步敦促“各利益相关方通过既定的国家结构来表达他们的不满”,并呼吁“当局进行公开的全国对话,以继续维护史瓦帝尼王国(斯威士兰在2018年被国王随意改成了这个名字)人民所拥有的和平与稳定的遗产。”

如此言论遭到了斯威士兰共产党(CPS)的强烈反对。“南共体似乎认为,我们生活在极端贫困和压迫之下的人民的愤怒,只不过是一种‘牢骚’,需要‘通过适当的国家程序来引导’”斯威士兰共产党在回应中写道。他们补充说,“(马西西的)声明甚至一次都没有提到‘民主’一词!”

斯威士兰共产党表示,南共体呼吁人民回归君主制压迫之下的“和平与稳定的遗产”,这是对“斯威士兰人民的民主愿望”的彻底漠视!

在马西西发表这一声明的第二天,即7月3日,据报道,军队在距离斯威士兰第二大城市洛班巴市的路德兹尼皇家住宅区仅几公里的马希比尼市场上又射伤了14人。其中两人因伤势过重而死亡。《斯威士兰时报》报道:“一名居民在身体不同部位中了三枪后生命垂危。”

斯威士兰共产党国际事务负责人皮乌斯·维拉卡蒂(Pius Vilakati)表示,军队向市场开火,是因为当时有一位反对派领导人在场,据说他们以为人群正在进行抗议活动。有市场上的普通小贩伤亡。

对新闻自由的侵犯

7月4日,当南共体代表团与政府会面时,两名来自《新框架》报(New Frame)的南非记者马格尼费肯特·孟德贝勒(Magnificent Mndebele)和塞贝利赫勒·姆布伊萨(Cebelihle Mbuyisa)在报道完一名遇难抗议者的葬礼后返回时,在马特萨法(Matsapha)镇附近的MH3公路上被士兵拦住。

根据该进步出版物方面发表的声明,他们随后“被枪抵着遭到威胁,相机被没收,并被迫删除了葬礼上的重要镜头和照片,包括对被枪击和受伤者的采访。”

“孟德贝勒和姆布伊撒随后被带到附近的西格德维尼(Sigodvweni)警察局,在那里他们接受了审讯,并遭到拳打脚踢。”该出版物补充说:“警察把塑料袋套在他们的头上,试图使他们窒息。这种刑罚,有时被称为‘管子’,是全球公认的一种酷刑。”在律师的干预下,他们终于在今天7月5日被释放。

世界各地的进步媒体在一份声明中共同谴责针对他们的拘留和酷刑,表示“声援《新框架》报和孟德贝勒以及姆布伊萨,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打破通讯封锁,讲述那些冒着生命危险同当局的压迫斗争的故事”,并指出“他们遭受的攻击不是个例,而是斯威士兰政府对不同政见和民主自由进行的更大规模压制的一部分。”

抗议活动仍将归来!

7月1日以来再也没有发生过抗议活动,“由于军队的镇压,民主运动确实面临暂时的挫折。然而,人们已经开始重整旗鼓。抗议活动将很快恢复。”维拉卡蒂说。

据报道,有匿名人士呼吁从7月5日开始烧毁军营以进行报复。“斯威士兰共产党虽然理解人们发出这种秘密呼吁是因为心里的挫败感,但是我们不鼓励人们采取这样的行动。”维拉卡蒂说。

“斯威士兰的很多家庭在政治上是分裂的。有许多家庭的兄弟姐妹中有一人是军人,而另一人则是被禁止活动的政党党员。”斯威士兰表示,并呼吁年轻人将斗争引向“夺回大街”的方向。

同时,联盟政党大会呼吁人民进行大规模的罢工,敦促工人留在家里,直到街上的条件安全为止。

尽管南共体对这场正在进行的斗争漠不关心,但这个经济集团内各国的工人组织已经表达了他们的支持。南部非洲工会协调理事会(SATUCC)——其附属机构包括22个大型联合会,成员总数超过600万人,来自16个南共体国家中的14个——已经宣布“共同声援和支持”斯威士兰人民的“立即实现民主!”运动。

在南共体访问前,该组织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多年的迫害、骚扰和压迫已经催生出一场全面的危机,正如南部非洲工会协调理事会多年来一直警告的那样。”

在邻国南非,执政的非国大的劳工盟友南非工会大会(COSATU)于7月5日在与斯威士兰接壤的奥斯霍克(Oshoek)边境口岸举行了一次抗议活动,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

在南非的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来自斯威士兰的移民工人和学生举行了一次示威,要求驱逐斯威士兰大使,这与抗议者要求对该国进行外交孤立直至国王放弃权力的呼吁相一致。

原【编者按】近日,包括斯威士兰共产党在内的斯威士兰反君主制抗议者与政府之间发生激烈冲突。国王姆斯瓦蒂已经于6月28日逃离该国。自7月1日以来,在军队的管控下,该国尚未发生大规模示威活动。日前,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呼吁因民众要求改革君主制而产生暴乱的斯威士兰双方以和平对话方式解决双方问题,但是其模棱两可的态度令斯威士兰的民主人士表示愤怒。

(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光联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