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官网欢迎您!

论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的碎片化困境与发展前景

来源:admin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8-01-24 16:26:31

论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的碎片化困境与发展前景

李凯旋

内容提要意大利共产党于 1991 年更名易帜后,后继的共产主义政党逐渐走向碎片化这一方面是因为重新组建的共产党组织放弃民主集中制原则,对内部派系分歧放任自流,疏于管控; 另一方面是因为重建共产党和共产党人党等主要共产主义政党思想认识混乱,忽视理论创新,未能有效地在意大利不断变动的社会环境中诠释其共产主义理想,也迟迟未能在如何将马克思主义与意大利政治社会现实相结合的重大问题上形成清晰统一的认识意大利共产党人为克服碎片化,已经作出了重建统一共产党组织的努力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的复兴之路虽难免曲折,但前景可期

关键词意大利共产党  碎片化  重建共产党  共产党人党

1991 年,西欧地区最强大的共产党———意大利共产党,在里米尼召开了党的最后一次代表大会,正式更名为左翼民主党 ( 即今天的民主党) ,从而结束了其 70 年的光荣历史虽然以意大利共产党元老科苏塔为首的少数派,以复兴社会主义运动为己任,组建了重建共产主义运动,即后来的重建共产党 ( 以下简称重建共) ,但重建共并没能力挽狂澜,反而在持续不断的内耗与分裂中,走到了意大利政治舞台的边缘在重建共二十多年来分化与分裂的过程中,意大利的共产主义政党组织逐渐形成了当前两弱三小的碎片化格局: 逐渐衰弱的重建共和新成立的意大利共产党 ( 前身是共产党人党,以下简称新意共) ,以及三支更为弱小的共产主义组织———劳动者的共产党 ( 托派) 共产党 ( 马列) 和共产主义者网几十年前,共产党曾在意大利具有十分强大的影响力,而如今却陷入了碎片化的危机之中,着实令人扼腕但这在今天的西欧并非个案,通过对意大利的研究,我们或可管中窥豹,对当前西欧各国共产党所处的困境与面临的主要挑战有更为深入的了解

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的分裂与碎片化困境

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的碎片化,一方面表现为共产党组织力量的分散性,另一方面表现为主要共产主义政党内部派系分化的严重性重建共和新意共是目前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的中坚力量,各有 1 万名左右的党员; 劳动者的共产党党员人数在 1000 名到 1500 名之间,共产党 ( 马列) 1500人至 2000 人之间,共产主义者网大约有几百名成员 事实上,除共产主义者网之外的三支力量,都是直接或间接地从重建共分离出来的

1 在分裂中衰落的重建共

重建共在党章的导言中把党定位为工人阶级的自由组织,是把资本主义社会改造成共产主义社会而解放全人类的所有劳动者青年和知识分子的自由组织党以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和马克思的思想为指导,拒绝斯大林主义,声称要改变 20 世纪自十月革命至 19681969 年的工人运动传统 ( 但认为其中自反法西斯抵抗运动以来的意大利工人运动是重要的政治参与和大众民主斗争经验) 重建共这种肯定抵抗运动后本国共产主义运动的斗争经验,却不认可 20 世纪国际共运历史经验和苏东社会主义国家历史作用的立场,明显承袭于 20 世纪 80 年代贝林格所提出的十月革命的推动力已经耗尽的主张

原意大利共产党更名后,重建共一度是意大利社会主义运动的中流砥柱,在欧洲激进左翼政治领域也曾有很强的号召力,2008 年后却在大规模分裂中走向了衰落如图 1 所示,重建共建党后,组织力量曾在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得到快速发展,巅峰时期的党员人数达到 13 万名; 2008 年之前在全国议会选举中的支持率一直稳定在 6%左右2008 年的选举滑铁卢成为重建共衰落的重要转折点2008 之前,重建共也遭遇过大大小小十几次组织分裂,其中影响最大的是 1998 年科苏塔带领部分党员成立了共产党人党,以及 2006 年托派出走建立了劳动者的共产党等; 2008 年之后,重建共发生了更严重的组织分裂,大批党员出走,要么参与组建其他激进左翼党,如 2009 年成立的左翼生态自由党; 要么彻底放弃激进立场,加入中左翼民主党截至 2015 9 30 日,重建共只有 10299 名党员正式在册

重建共内部目前依然存在派系问题当前主要有两大派别 ,分别是重建左翼派和重建一支共产党其中重建共总书记保罗·费雷罗的支持者和克劳迪奥·格拉西领导的身为共产主义者组成的重建左翼派,在 2013 年党的九大中获得了 76%的高支持率费雷罗派的前身运动中重建派,分离于重建共的老多数派,在党内已经有近二十年的历史,它主张在社会生活和社会冲突中发挥党的作用,拒绝净化党员队伍和意识形态,向女权主义和平主义开放,反斯大林主义,倾向于建立一个左翼联盟性的并保持有自身身份特征的重建共身为共产主义者派,是老科苏塔派中的左翼,一度是 1921 年成立的意大利共产党的忠诚拥护者和虔诚继承者,曾对重建共前任总书记贝尔蒂诺蒂压制议会外运动批判 20 世纪苏联中国和古巴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态度十分不满重建共九大后,身为共产主义者派的政治立场发生了重大变化,开始寻求与左翼生态自由党 的合作重建共的第二大派别——— “重建一支共产党派,在九大上获得支持率为15%,他们主张对重建共的组织方式进行改革,创建一支团结统一的共产主义力量这一派也是下文将要提及的新意共为实现重建统一共产党的计划重点争取的力量

2 在坚持中改变的新意共 ( 原共产党人党)

以原意大利共产党人党为主体组织力量的新意大利共产党,于 2016 6 24 日至 26 日在博洛尼亚召开了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这次代表大会的召开,标志着新意共的正式成立新意共在党章中称,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原意共领导人葛兰西和陶里亚蒂丰富的思想为指导,以科学社会主义国际共运和意大利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历史中最宝贵的经验为借鉴,秉承抵抗运动和反法西斯运动,以和平主义反帝国主义环保主义反种族主义等为价值理念,致力于构建意大利唯一的一支共产党,成为意大利所有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奋斗的人们的先锋队新意共党章中还提出,全体党员应该认识到劳资冲突仍处于中心位置,应该认识到工人阶级团结的重要意义以及葛兰西霸权理论的突出价值,应在政治活动中坚持国际主义原则 目前新意共的党员人数不详,党章和纲领主张与其前身共产党人党相近,也没有否定国际共运史和苏东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作用,不同之处在于其指导思想中加入了科学社会主义

由于新意共的组织力量尚不明晰,下面将主要介绍共产党人党从 1999 年至 2015 年间的党员队伍变化情况如图 2 所示,共产党人党的党员队伍在 2006 年之前,整体呈增长态势其中,2000年从重建共分裂出的人民民主党 ( 最初为团结左翼) 2004 年加入了共产党人党,同年底党员队伍扩充至 3 4 千余名,较大地增强了共产党人党的战斗力和影响力2006 年,共产党人党所在的中左联盟在大选中获胜,这一年底党员人数达到历史最高的 4 3 千余名但在 2008 年大选失利后,共产党人党党员人数一直呈下降趋势 2015 年底,党员人数仅为 1 万名左右

共产党人党在党章中称党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禁止党内成立派系,禁止提出不同于党的领导机构已经批准的政治路线民主集中制原则在建党初期的严格实施,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共产党人党党内派系的对立,减少了党的分裂然而,分裂依然未能避免其中影响较大的分裂是因未遵守党章中的组织原则并多次在意大利媒体上公开批评党的路线和政策而被开除出党的马可·里佐,于 2009 6 月带领少数支持者组建了共产党 ( 马列) 新意共也在党章中明确其组织原则为民主集中制,但能否在实践中得到严格遵守,有待观察

3 身为意大利托派的劳动者的共产党

劳动者的共产党原是重建共内部的托派,于 2006 6 月因党内分歧分离出来劳动者的共产党在党章中明确,党是所有劳动者通过夺取政治权力,彻底推翻资本主义剥削关系来实现自身解放的工具党的目标是超越任何社会的民族的种族的性别的压迫,实现人类自由发展团结友爱的共产主义社会党的指导思想是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以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罗莎·卢森堡托洛茨基葛兰西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思想在组织原则上,坚持民主和集中制,即以最广泛的民主展开讨论,以最统一的方式开展行动 根据时任原意大利共产党人党国际部副主任的马林乔所提供的资料,劳动者的共产党党员人数大致在 1000 人到 1500 人之间

4 与希腊共产党关系密切的共产党 ( 马列)

共产党 ( 马列) 是从共产党人党分裂出来的一支,2009 年建党该党自称为工人阶级和人民的先锋队,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肯定十月革命的历史经验,认为苏联解体完全是 1956 年苏共二十大之后,赫鲁晓夫柯西金等实施修正主义的结果 共产党 ( 马列) 与希腊共产党的立场接近,关系紧密,对本国重建共和共产党人党持强烈的批判态度,认为他们都是偏离正道的机会主义者也正因为如此,共产党人党对该党的评价是反对一切,反对所有人,无法合作共产党 ( 马列) 党员人数在 1500 人至 2000 人之间

5 并非政党的共产主义者网

共产主义者网成立于 1998 年,前身是意大利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的共产主义倡议共产主义论坛两大协会共产主义者网的性质,是一种政治运动组织而非政党主要在拥有 5 万名成员的独立工会———基层工会联盟 内开展活动共产主义者网有几百名成员,主要进行理论研究 ( 如阶级结构马克思主义理论等) ,组织并参与基层工会联盟的活动等

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碎片化的成因

如前所述,原意共更名易帜后,重建共一度成为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的中流砥柱,但它却在不断发生的组织分裂中,走向了衰落如今五支共产党的组织规模和影响力的总和,仍不及 2008 年之前的重建共,形成了 2+31 的局面这一方面是由于以重建共为首的共产主义政党在组织原则上作出的重大调整,即放弃了民主集中制重建共在放弃民主集中制的同时又没能疏导和管控好党内分歧,使得分歧不断升级并公开化,进而常常成为引发组织分裂的导火索新意共的前身共产党人党虽在党章中明确了坚持民主集中制,但在实践中并没有很好地贯彻执行这两支主要共产主义政党内部分歧的公开化与组织的分裂,极大地削弱了各自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意大利共产党人在思想认识上的模糊性与政治立场上的反复性重建共的组建,并非基于统一的纲领计划和牢固的意识形态,而仅仅是基于不要解散意共的共识重建共等始终没能在意大利不断变动的社会环境中有效地诠释其共产主义理想,也迟迟未能在如何将马克思主义与意大利政治现实相结合的这一重大问题上形成清晰统一的认识

1 党的组织制度和组织原则的改变导致党的分裂

重建共在建党之初,就在组织制度与组织原则上作出了与原意共不同的两大改变: 一是同时设立总书记与主席两个职务,二是允许党内有组织派系活动,放弃民主集中制同时设立总书记和党主席的负面意义远大于其正面作用,因为这对于重建共的普通党员来说,意味着党内有两个最高权威实际上,1995 年重建共党内发生的第一次分裂,就是源于第一任总书记戈拉维尼与党主席科苏塔之间的分歧最终总书记辞职,并出走成立了新的组织——— “团结共产党人运动,最后并入了左翼民主党1996 年后,重建共党内的巨大分歧,也主要发生在党主席科苏塔和总书记贝尔蒂诺蒂之间最终,重建共的全国政治委员会投票支持总书记反中左政府的立场,科苏塔带领部分支持者愤然离开,组建了共产党人党 此后,重建共便不再设立党主席一职但是重建共的派系问题并没有因科苏塔的离开而得到解决,并逐渐成为党的一大痼疾 2008 年之前,重建共在激进左翼领域独领风骚,未对内部派系分立问题给予充分重视,反而放任其发展2008 年之后,随着内部分歧升级恶化,重建共遭遇了重大的组织创伤 2011 年八大时,有两万余名成员的党组织内部派系依然多达五支如今,缩减至万名左右的党员队伍也分成了两大派

当然,分歧与派系的存在并不会必然导致组织的分裂与碎片化,关键是能否对其进行合理疏导和管控重建共放弃民主集中制,并对党内派系分歧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显然是导致分裂的主要原因原意共在 20 世纪 60 年代后也形成了五大派: 以意大利前总统纳波利塔诺为代表的改良主义派,属于党内的右派; 以总书记贝林格为代表的党内中间派,主张与苏联保持一定的距离; 与意大利总工会联系紧密的英格拉奥派,1969 年后意识形态转向环保主义和平主义等; 主张与苏联保持紧密联系反对解散原意共的科苏塔派,以及在 1969 年被驱逐的宣言派等然而,原意共从陶里亚蒂逝世后直至 1991 年更名易帜却并没有发生重大分裂,除去当时尚无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大历史背景外,还可以从组织内部寻找原因: 一是原意共党章中明确禁止宗派主义,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保证了党内各派意见的充分表达,同时也保证了党对外行动时的一致性; 二是时任总书记的贝林格,始终是原意共的灵魂人物,在不同派别之间成功地斡旋协调,疏导管控党内分歧,并审时度势地结合意大利现实,对原意共的实践探索进行理论升华换言之,民主集中制与具备深厚理论功底和强大政治号召力的杰出领袖,都是使政党能够保持凝聚力与战斗力的重要组织因素而这两大组织因素,恰恰是当今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所欠缺的

2 党内思想认识的混乱与政治立场的摇摆导致党的碎片化

作为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的主要力量,无论是重建共还是共产党人党,都存在思想认识混乱政治立场反复摇摆的问题

重建共成立后直到 1993 年,始终与左翼民主党保持距离,延续原意共贝林格时代的思想路线,着力凸显党的共产主义理想,力图塑造鲜明的政府反对派形象,组织力量相对稳定 1994 年,意大利抛弃了运行四十余年的比例制选举,通过了多数制与比例制并行的新选举法 在新的选举法的限制下,重建共为了保持和扩大在议会中的影响力,不得不选择参加中左联盟这种不得不的结盟,也为重建共日后的分裂埋下了祸根 1996 年的选举中,重建共与中左翼政党采取了保持距离的合作方式———共同组建选举联盟,但是不参加政府左翼民主党在两年后重组,意识形态向右转,与重建共的分歧加大1998 年,时任意大利总理的普罗迪提出于下一年度将 增长与稳定公约推广至大区省市等地方各级,裁减公共机构职员,取消对养老金的税收优惠等政策时,重建共的总书记贝尔蒂诺蒂主张对普罗迪政府投不信任票并与之决裂,而党主席科苏塔支持贝林格制度长征,即支持中左翼实施改革,不能让中右翼上台的主张重建共的全国领导委员会投票通过了总书记的提案,这最终导致了第一届普罗迪政府的垮台2008 年普罗迪中左政府的第二次垮台,也是因为重建共撤销了对政府的支持重建共每次参加中左政府之后,都遭遇了愈加严重的分裂: 1998 年党主席科苏塔的愤然离开,是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正式走向碎片化的开端; 2009 年党的主要领导之一范多拉的出走,成为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走向衰落的转折点这些分裂,表明了意大利共产党人在对自身的政治定位和对中左政府的政治立场上一直存在深刻分歧

重建共在参加中左政府与做坚定反对派之间的摇摆,招致了诸多批评英国左翼学者卢克·马奇批评重建共前后矛盾地耍两面派,一方面参加政府,一方面又动员民众反对它们所不喜欢的政府的措施,这种策略通常会影响党的团结,并给下次选举造成严重损失 马奇的批评是中肯的,但是重建共耍两面派政治立场摇摆的背后,本质上是未能对党的共产主义理想与党在政治联盟中的角色之间的关系形成统一且清晰的认识科苏塔在 2007 年退出其亲手组建的共产党人党时,曾不无痛心地指出,共产党人党内部已经出现了他无力遏制的极端偏离意大利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与实践的倾向,因为在与绿党共同提名的候选人名单上,共产党人党并没有明确标示出其斧头镰刀标志意大利当前的政治格局和选举制度,决定了走议会道路的共产主义政党如果要保持甚或提升政治影响力,最好通过政治联盟的方式参加选举,否则就存在被边缘化甚至失去话语权的风险但是,重建共和共产党人党等却始终没能在如何于联盟中恰到好处地坚持共产主义理想并保持政治独立性以避免被中左党同化被选民抛弃这一关键问题上,形成清晰的认识这导致两党每次在参加政府后,都出现大规模的党员流失问题,遭遇危及生存的分裂

2008 年,重建共和共产党人党支持的中左政府倒台后,重建共内部再次就未来的政治路线问题发生了分歧,时任普利亚大区主席的范多拉和曾任社会团结部部长的费雷罗就党总书记一职展开竞争,前者主张放弃共产主义政党身份,建立一个新的左翼组织,后者主张坚持重建共最初的身份特征最终,费雷罗以微弱优势赢得党内支持,而范多拉于 2009 年带领部分支持者组建为了左翼的运动,并于当年底建立了左翼生态自由党左翼生态自由党的成立,成为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在组织上和意识形态上走向衰落的转折点这其中自然有组织原则变化的因素,但更为重要的原因恐怕在于重建共在春风得意时,忽视了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全党的重要意义,忽视了将马克思主义与意大利政治现实相结合的重要性,助长了去马克思主义去共产主义的主张在党内滋生泛滥,从而对党的组织生存与发展构成了很大威胁

克服碎片化的努力及面临的挑战

碎片化本身,意味着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的组织力量政治动员能力和话语权的全面萎缩重建共和共产党人党在遭遇选举支持率急跌和组织力量萎缩的双重创伤后,一度携手开启了构建更加团结的激进左翼组织的进程,后不幸归于失败在总结失败教训的基础上,共产党人党又提出了重新建立意大利共产党的计划在遭遇了重重困难后,新意共最终于 2016 6 月成立

如今,重建共等主要共产主义政党组织已经丧失其在意大利激进左翼政治领域独领风骚的地位,这带来的最大消极影响就是意大利激进左翼政治出现了去共产主义趋势从重建共分离出的新兴激进左翼党———左翼生态自由党,如今已经呈现出替代重建共的态势,而后民粹主义力量五星运动党,也吸引了大批激进左翼的成员和传统支持者这些政治力量的强势兴起,都会严重挤压意大利共产党人的政治生存空间,对意大利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构成极大挑战

1 克服碎片化的努力及成果

重建共和共产党人党在 2008 年选举失利后,曾试图通过构建左翼联盟加强合作,但联盟却以解体告终重建共在总结左翼联盟 ( 2009 2012 ) 的经验教训时,提出建立统一的政党不仅需要统一的意识形态做基础,还需要对当前的政治阶段和政治战略有共同的认识然而,两党在激进左翼的政治自主性与战略替代中左翼的问题上,一直有分歧重建共主张在批判中联合中左翼,政治上独立于中左翼,共产党人党则坚持与中左翼联合,否则会让右翼渔翁得利此外,重建共认为团结所有意大利共产党人的最好平台是重建共因为原意共解散后,重建共扛起了共产主义旗帜,总结过去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教训,进行了彻底的转型,成为意大利团结各共产主义力量的主要平台 但共产党人党却认为,重建共内部派系过多,缺乏坚定统一的政治意识形态,是一支折中主义的政党,不能有效团结所有意大利共产党人

共产党人党自 2014 9 月以来,一直争取将本国包括重建共在内的所有探索社会主义道路的组织纳入其所推动的重建意大利共产党的计划该计划的主旨是恢复意大利共产党在 20 世纪的优良传统,振兴意大利社会主义运动虽然未获得重建共领导层的认可,但重建共大约 20%党员已经对此计划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共产主义者网的成员也表现出了对共产党人党计划的兴趣但是劳动者的共产党和共产党 ( 马列) 依然对该计划表示不信任,也无意参与共产党人党对外联络部副主任马林乔称,他们的建党计划最终预计将会吸引 2 5 千名左右的共产主义者加入,2018 年的议会选举中将能赢得 2%的支持率

2016 3 月份以来的实际情况来看,重建新意共的实际成果与预期目标尚有很大距离在召开第一届意大利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之前,重建计划的首创者共产党人党甚至再度出现了党员出走的现象不过,新意共最终于 6 月份成立,正在步入正轨新意共组建的宗旨是团结所有意大利共产党人,推动意大利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但如果它不能与重建共携手解决如何将马克思主义与意大利政治现实相结合的问题,那么意共的重生恐怕将不会具有多大价值即便新意共最终能够吸收 2 万名党员,也只是在短期内有限提升党自身的政治影响力,并不能从实质上解决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的碎片化问题与发展问题

2 其他激进左翼与后民粹主义带来的挑战

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西欧社会对左翼力量作出了全面重新定义这些年激进左翼力量的变化和重新组合所带来的根本性转型,致使共产党不再是反资本主义政治领域的全权代表金融危机后,意大利再度兴起的后民粹主义力量,也提出了与共产党相近的民生主张,并大量吸收了共产党的传统选民新生激进左翼与民粹主义力量,是目前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克服内生性碎片化问题时,必须积极应对的外部挑战

前文提到的左翼生态自由党,如今是意大利激进左翼政治领域中力量最强的政党该党的主要力量分离于重建共,并与之拥有共同的选民基础,是一支去马克思主义化去共产主义化的激进左翼左翼生态自由党在意大利政治光谱中处于共产党和民主党之间,其意识形态为民主社会主义和生态社会主义左翼生态自由党的纲领主张包括: 与失业作斗争,保障最低收入裁减军费和保障劳动者权益,抵制政府以削弱劳动者集体谈判能力为目的的劳动力市场的改革等这些主张对重建共和共产党人党的传统选民产生了很大吸引力2013 年,与重建共等选情大落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左翼生态自由党在众议院获得了 3. 2%的支持率,参众两院分别获得 8 个和 32 个议席

以五星运动党 为代表的后民粹主义力量的崛起,对意大利所有的激进左翼组织都构成了巨大挑战所谓后民粹主义,主要指利用现代发达的互联网信息技术,通过社交网络平台进行政治动员,表达人民腐败精英的不满五星运动党的人民指的是纯洁的公民腐败精英指的是腐败的政客政党代议机构及传统媒体虽然冷战后的意大利一直是民粹主义的乐土 ,但事实上,直到金融危机爆发,也未产生能对激进左翼真正构成威胁的民粹主义力量2013 年议会选举的黑马五星运动党以其充满民粹主义气息的纲领,颠覆现有政党体制和要求改变现状的煽动性言论,以及与普通党员联系紧密的组织结构和线上线下结合的政治动员方式,获得了选民媒体与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五星运动党一方面在意识形态上对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构成了较大的冲击该党外延丰富的人民概念,会对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阶级动员产生消解作用;腐败精英的概念,也包含了对传统共产主义政党的社会功能与价值的否定另一方面,五星运动党在组织力量上的急剧扩张,对共产主义政党的生存和发展构成了威胁虽然该党声称超越左和右,但根据调查显示,五星运动党的党员和支持者,最初都是来自意大利传统红区的左翼选民 ,而且该党议员的政治主张,以及在议会中的投票表现与左翼生态自由党议员十分接近 也有学者指出,该党获得成功的关键,不仅仅是网络民主的极致化,而更多地在于它借鉴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党建传统,重视基层组织活动,重视普通党员的意见与作用

为此,作为中坚力量的重建共和新意共,在重建更为团结的共产主义政党组织的过程中,面对金融危机爆发后出现的外患”———左翼生态自由党和五星运动党共同构成的意识形态和组织力量上的挑战,应改变嗤之以鼻的态度,不应简单冠之以乌合之众之名,须认识到这两者不仅对共产党人的传统政治生存空间构成了威胁,而且在更为深远的意识形态上的,即去马克思主义化的和去共产主义化的威胁更大意大利共产主义政党未来的复兴前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意大利共产党人是否能够恰当地解决如何将马克思主义与意大利的政治社会现实有效结合的问题在这一问题上形成清晰且统一的认识,是意大利共产党人有效应对来自新兴激进左翼与后民粹主义的巨大威胁与挑战的重要前提,更是克服碎片化实现有机团结的重要前提

参考文献:

1 唐纳德·萨松:   欧洲社会主义百年史( 下册) ,姜辉于海青庞晓明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2] 史志钦:  意共的转型与意大利政治变革,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6

3 卢克·马奇:  欧洲激进左翼政党,于海青王静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

4] 李其庆:  欧洲激进左翼探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4 年第 4

5] 吕薇洲:  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关于社会主义实现形式的论争马克思主义研究2014 年第 11

6] 林德山:  欧洲激进左翼政党现状及变化评介马克思主义研究2014 年第 5

7 Marco TarchiItaly:  the Promised Land of Populism? Contemporary Italian Politics2015Vol 7No 3pp273285

[作者简介] : 李凯旋( 1984)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6年第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