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官网欢迎您!

纪念马克思诞辰203周年:马克思改变历史进程的20条经典语录

来源:admin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21-05-10 09:16:17

纪念马克思诞辰203周年:马克思改变历史进程的20条经典语录

【编者按】本文选自左翼网站“保卫共产主义”。伟大革命导师卡尔·马克思于1818年5月5日出生于德意志邦联普鲁士王国的特里尔,他的思想在后来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2021年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203周年,在此之际重温马克思经典语录:

1. 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1844)

2.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1845)

3. 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不过是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在观念上的表现,不过是以思想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1846)

4. 历史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它“并不拥有任何无穷尽的丰富性”,它并“没有在任何战斗中作战”创造这一切、拥有这一切并为这一切而斗争的,不是“历史”,而正是人,现实的、活生生的人。“历史”并不是把人当作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来利用的某种特殊的人格。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与恩格斯合著的《圣神家族或对批判的批判所做的批判》(1846)

5. 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因此,第一个需要确认的事实就是这些个人的肉体组织以及由此产生的个人对其他自然的关系。——《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1846)

6.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步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与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1848)

7. 在当前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是真正革命的阶级。——与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1848)

8. 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 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与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1848)

9. 因此,在资产阶级社会里是过去支配现在,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是现在支配过去。在资产阶级社会里,资本具有独立性和个性,而活动着的个人却没有独立性和个性。——与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1848)

10.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与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1848)

11. 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这个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与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1848)

12.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1852)

13. 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1852)

14. 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产和精神生活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1859)

15. 资本是死劳动,它像吸血鬼一样,只有吮吸活劳动才有生命,吮吸的活劳动越多,它的生命就越旺盛。——《资本论》(1867)

16.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论》(1867)

17. 如果这个工人自己占有生产资料,并且满足于工人的生活,那么只要有再生产他的生活资料的必要劳动时间,比如说每天8小时,对他来说就够了。——《资本论》(1867)

18.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一个阶级享有自由时间,是由于群众的全部生活时间都转化为劳动时间了。——《资本论》(1867)

19. 资本的垄断成了与这种垄断一起并在这种垄断之下繁盛起来的生产方式的桎梏。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资本论》(1867)

20. 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哥达纲领批判》(1875)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麦沛玲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