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官网欢迎您!

当代霍查主义力量国际联合的重要平台 --“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发展概况及述评

来源:admin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9-09-30 19:54:52

当代霍查主义力量国际联合的重要平台
--“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发展概况及述评
余维海   

〔摘要〕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世界霍查主义力量形成了一种新的国际联合形式即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各参会政党和组织在国际会议上就    “苏联解体、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体系、无产阶级革命、霍查主义革命政党建设” 等主题进行交流和讨论,并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由协调委员会就有关问题发表联合声明,制定行动方案。国际会议的成立标志着世界霍查主义力量已经由零星、松散的发展状态进入到谋求国际联合的新阶段。然而,由于受到各种内外因素的限制,国际会议的实力和影响力还需进一步提高。

〔关键词〕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 霍查主义 无产阶级革命 世界社会主义

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世界霍查主义力量形成了一种新的国际联合形式即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Marxist Leninist Parties and Organiza-tions) 1994 81日,在多个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的共同筹备下,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以下简称 “国际会议”)第一次会议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顺利召开。该国际会议自召开以来,主要围绕国际形势和地区性武装斗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发展状况、无产阶级革命、霍查主义革命政党建设等问题展开讨论,达成联合声明并据此采取共同行动。经过多年发展,国际会议已经成为霍查主义得以活跃在当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舞台上坚实的组织载体。

一、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的产生和发展

()国际会议的产生和发展阶段

成立国际会议并实现稳定发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长时间的准备和探索。总体而言,其产生和发展阶段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个时期。

1.探索与筹备时期(20世纪70年代—1994)

20 世纪70年代初期起,中阿两国在一系列内外政策产生了分歧。阿尔巴尼亚不满中国的许多做法,“在对外政策上仍坚持以意识形态划线,对中美关系改善无法容忍,认为中方已经堕落、变质,放弃了共产主义理想”〔1〕,给中国扣上了“修正主义”的帽子。

1978年,恩维尔•霍查更是在其所著的 《帝国主义与革命》一书中专门针对毛泽东的联美反苏、“三个世界” 等政策理论进行猛烈抨击,它的发表标志着霍查主义的最终形成。作为“世界革命”论的推崇者,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更是在对外输出革命的过程中不断传播自己的意识形态,宣扬中国是 “修正主义国家”。受其影响,多个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于70年代末建立,拥护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政治路线、反对“修正主义”中国。

1980 年,信仰毛泽东主义、追随毛时代政治路线的部分政党和组织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议,成立了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称为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国际通讯)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Marxist-Leninist Parties and Organizations(International Newsletter)或直接以其所持的政治立场命名,称为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毛主义者)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Marxist Leninist Parties and Organizations ( Maoist)〕。作为回应,贝宁共产党、法国工人共产党、厄瓜多尔马列主义共产党等多个霍查主义政党发出每年召开一次多边会议的倡议,邀请所有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参会。该倡议得到了多个政党和组织的积极响应。1982 11 月,第一次多边会议在法国巴黎召开,“会议上各个与会政党和组织相互交流在建党或建立组织过程中、将马列主义和霍查主义基本原则运用于实践过程中的经验”〔2〕。会议决定创办一个名为《理论与实践》的刊物,提议开展联合行动,共同建立“国际反法西斯和反帝国主义青年营”。在 19821991 年期间,多边会议在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相互交流经验、开展联合行动上发挥着积极作用。

1991年,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在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中分裂。1994 年上半年,部分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或是进入了本国议会,或是拥有了武装力量。贝宁共产党于1993 9 17 日正式成为合法政党,积极推选候选人参加总统选举并在议会选举获得一个议席;厄瓜多尔马列主义共产党于1994 3 月创立了名为 “民间战士组织” 的武装力量,哥伦比亚共产党(马列主义)的武装组织--“人民解放军” 的大多数前成员也在1994年上半年纷纷重新加入其中;意大利列宁小组于1994 6 月正式建立,成为一个霍查主义组织。这些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的崛起和重振是国际会议产生的重要组织基础。

2.初建与动荡时期(1994 年—2008 )

1994 年,经过多番讨论后,多个政党和组织就会议召开地点、时间、议程等相关事项达成了共识。7 月底,12个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的代表纷纷来到基多,他们在 “全世界工人和被压迫人民联合起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万岁”的口号下,迎接第一次国际会议的召开。8 月,第一次国际会议通过了 《共产党告工人和人民书》即《基多宣言》。《宣言》决定建立一个初步的领导集体即协调委员会,确定会议召开时间、地点、会议主题,向会议提交工作报告并发表决议和声明,协调各个成员之间的事务; 决定创建一个名为《团结与斗争》的刊物,每半年以多种语言出版一次,介绍各个成员政党和组织半年来的工作情况。第一次会议还决定每半年在欧洲和拉丁美洲举行一次区域会议。为了显示与毛主义的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的区别,信仰霍查主义的国际会议以自己的刊物命  名,称为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团结与斗争)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Marxist Leninist Parties and Organizations ( Unity Struggle)〕或直接以其代表的政治立场命名,称为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霍查主义者)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Marxist Leninist Parties and Organizations ( Hoxhaist)〕。至此,两个国际会议分别成为代表霍查主义和毛泽东主义两条不同路线。

1994 年,国际会议的组织形式和运行程序基本确立。1995-1996 年的会议仍然停留在规范国际会议内部运行上。1997 年,国际会议决定每年在厄瓜多尔举办一次“拉丁美洲革命问题研讨会”并邀请拉丁美洲的其他左翼力量参加。1998 年提出关于召开 “国际工会会议” 的决议,积极动员全世界的工会成员参与其中。从 2000 年开始,会议进程再未中断,形成了稳定的以年会制为特征的会议召开机制。20002007 年的会议兼顾内部发展与外部形势两大议题,既重申了工人阶级的革命性质和霍查主义革命政党的任务,也多角度地分析了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发展现状,为各个成员开展工作提供了方向。国际会议协调委员会 “在 2007 年还首次通过了一个名为‘国际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文本,这是各成员在友好辩论的基础上就一年的国际形势和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应承担的责任所达成的共识”〔3〕。此后,发表“国际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成为了国际会议的议程之一。

2002 -2008 年间,一些成员政党,如委内瑞拉红旗党和德国共产党(红色黎明) 与国际会议就相关具体问题产生了原则性分歧。从 2002 年起,委内瑞拉红旗党与国际会议围绕委内瑞拉军事政变的问题展开了长达 4 年之久的激烈论战,最终因其 “支持帝国主义反动势力” 而于 2005 年被开除出国际会议德国共产党 ( 红色黎明) 也因背离了马列 主义和霍查主义的基本原则而于 2008 年被开除。由于这些重大分歧和激烈论战的存在, 这使本就力量薄弱、处境艰难的国际会议元气大损。

3.奋进与稳定时期(2009年— )

2008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爆发充分证明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极大鼓舞了国际会议的士气和信心。20092011年,国际会议集中讨论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后果和社会主义的替代方案,积极发动其成员领导人民开展反对资本主义、实现社会主义的斗争。2012 2017 年,会议主题的重心开始转向对霍查主义革命政党未来发展前景的思考,国际会议体现出规划性和前瞻性。

2009-2017 年期间,国际会议内部逐渐走向团结与稳定,各成员政党、组织之间没有出现过原则性分歧。国际会议的成员数量也基本保持稳定。根据已知数据来看,2014 年的参会成员数量达到了21个,创了新高。同时,为了壮大力量,国际会议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在没有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的国家和地区建立类似政党和组织。在成员发展上,国际会议既维护静态上的组织团结,也追求动态上的数量发展。

()国际会议成员的组成状况

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现有成员24 个,约占世界上现存的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总数的 75% 。它们来自4个大洲的 23 个国家,其具体构成情况如下:

欧洲共有8 个成员: 阿尔巴尼亚共产党(1991);丹麦工人共产党;法国工人共产党;德国共产主义工人党建设组织;希腊共产党1918-1955 重组运动;  意大利共产主义平台;挪威马列主义革命小组;西班牙共产党(马列主义)。非洲共有5个成员:贝宁共产党;布基纳法索沃尔特革命共产党;科特迪瓦革命共产党;摩洛哥民主道路;突尼斯工人党。亚洲共有5个成员: 印度革命民主组织;  伊朗劳动党;巴基斯坦工人阵线;土耳其革命共产党;土耳其劳工党。拉丁美洲共有6个成员:巴西革命共产党;哥伦比亚共产党(马列主义);厄瓜多尔马列主义共产党;墨西哥共产党(马列主义);多米尼加共和国劳工共产党;委内瑞拉马列主义共产党。

()国际会议的召开情况

1994 8 月在厄瓜多尔举办第一次会议以来,国际会议至今共召开了二十三次大会。在会议上,各个与会政党和组织积极发言,相互交流经验,就国际形势、地区性武装斗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发展状况、无产阶级革命、霍查主义革命政党的任务和战略等

问题展开讨论,并在会议最后由协调委员会发表联合声明,而未能参会的成员亦会借助各种信息渠道表示赞同和支持会议作出的决议。

国际会议在召开时间和与会成员数量上有三个特点。第一,时间上具有连贯性。除了1999 年未召开外,形成了稳定的以年会制为特征的会议召开机制。第二,采取年末总结形式。国际会议基本是在每年的 10 月、11 月份举行,这有利于国际会议总结上一年的工作情况并部署来年的具体任务,保证工作的有序进行。第三,与会成员数量少但其分布范围广泛。从当前收集到的数据来看,与会政党和组织数量最多时达到 21个,最少时只有8个,这与其他社会主义国际会议或论坛,如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曾经参加过会议的政党达到了 101 个,占世界共产党总数的 78% ”〔4〕的盛况相比,显得势单力薄。但是国际会议的每一个成员几乎均来自不同的国家,分布范围相当广泛,有利于避免恶性的   同质化竞争。

在国际会议召开的地点和主题上呈现出以下特点。首先,会议召开地点采取轮流制。从已知的数据来看,自会议召开伊始,地点与主办方就不局限于特定的国家和成员政党和组织,主办地点已经遍布 4 大洲的多个国家,这也是它对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的一种实践阐释。其次,在会议的主题上,一方面,主题内容兼具历史性和时效性。会议曾多次纪念国际共运史上的里程碑式事件并回顾自身的发展历程,注重从历史的经验和教训中汲取前进的力量;同时,历次会议都紧扣时事和热点,对当年国际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会及时进行鞭辟入里的分析,体现了会议主题的时效性和针对性。另一方面,主题内容涉及面广,内涵丰富。会议主题不仅关注社会主义运动和无产阶级革命的现实发展状况,也关注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不仅注重加强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也坚决抵制外部非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冲击;不仅分析地区发展现状,也探讨国际整体形势等等。各个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聚集在一起共同探讨这些内涵丰富、意义重大的话题,表明国际会议已经日益成为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相互交流经验的主要平台,在联合世界霍查主义力量上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二、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的理论主张

总结历次国际会议的声明和决议,其理论主张可以概括为以下五个方面:

()对苏联解体的评价

苏联解体是国际共运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国际会议产生的重要国际背景。自首次国际会议起,分析和讨论苏联解体是会议的重要议题。一方面,国际会议认为苏联解体是内外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从内部因素来看,国际会议坚持霍查主义的观点,认为自 1953 年赫鲁晓夫执政起,苏共变成了一个修正主义政党。苏共特别是领导层在意识形态上背离了马列主义,在政治上放弃了人民立场,“苏共内部滋生了一个严重脱离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的官僚阶层,使党失去了作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5〕,这是导致苏联亡党亡国的根 源。从外部环境来看,国际会议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 “和平演变” 战略从精神上沉重打击了苏共和苏联人民,瓦解了党和人民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助长了修正主义、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势力在苏联的复辟。由此,内外因素相互作用,产生了足以摧毁苏联的力量,苏  联以解体的惨痛方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另一方面,国际会议认为苏联解体只是社会主义具体模式的失败,没有改变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马列主义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正确分析、资产阶级因惧怕马列主义的革命性而无所不用其极地恶意攻击它,这已经从正反两面证明了马列主义在 21 世纪仍然具有科学性和解释力。

()对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的看法

反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是霍查主义的基本原则之一。国际会议多次在决议和声明中揭露并猛烈抨击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的反动、堕落腐朽和投机取巧的本质,强调它们是破坏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人民斗争的罪魁祸首。他们认为,修正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在“改革”和“民主”的幌子下实施反人民的措施,大力支持资产阶级政党和修正主义政党之间开展合作,传播关于资本主义制度和平改造的幻想和神话,并在巩固资产阶级统治和镇压工人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俨然已经成为帝国主义的支持者。国际会议认为要想抵制住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对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的思想侵蚀,就必须在理论层面明确霍查主义与形形色色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界限,在意识形态上坚持霍查主义的指导地位,在革命斗争中坚持以霍查主义为行动指南;在吸收和捍卫霍查主义基本原则的基础上,推动理论发展,增强霍查主义的吸引力;积极开展思想教育工作,保证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的先进性和革命性。

()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行径的批判

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压迫人民的本性与霍查主义维护工人阶级和劳苦大众利益的立场截然相反,据此,国际会议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持坚定的批判态度。

第一,分析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自2008年席卷全球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以来,批判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就成为了国际会议的“重头戏”。在国际会议看来,结构性、周期性和全球性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之所以会爆发,其根源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局限性所造成的生产相对过剩,这是其他所有危机的源头。经济危机给工人和人民的生活带来了贫穷和痛苦,资产阶级还将经济危机的后果转嫁到工人和人民身上,工人和人民无疑成为经济危机的最大受害者。为了应对工人和人民的不满情绪和维护自身的统治,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采取了一系列具有共性的克服经济危机的措施。然而,在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的任何措施都无法根本解决资本主义所存在的制度性弊病,“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现实世界所呈现出来的不是民主和平等,而是不断加深的剥削和贫富两极分化;不是和平,而是战争与政变;不是繁荣和稳定,而是周期性经济危机所带来的动荡”〔6〕。危机的唯一解决方案只能是通过无产阶级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即生产者的计划社会。

第二,强烈谴责帝国主义的野蛮行径。国际会议曾发表多篇声明谴责帝国主义武装干涉中东国家,并对帝国主义武装干涉的实质和中东人民的反抗斗争进行了深层次的分析。一方面,国际会议谴责帝国主义 2003年以“核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为理由入侵伊拉克、2011年以“维护民主和人权”为借口入侵利比亚、2011 年起以“反恐战争” 的名义发动对叙利亚的战争等等,认为这些借口是帝国主义用来掩盖其武装干涉活动的侵略实质,其真正目的是想获取中东地区的丰富石油和其他自然资源,掌握该战略要地的主导权,确立帝国主义在该地区的绝对统治。另一方面,支持中东人民开展具有反殖民主义性质的正义斗争。“中东人民不要把帝国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的武装干涉活动当作‘文明的冲突’ 或者 ‘宗教之间的战争’,而是要认清它们是帝国主义发动的殖民战争。中东人民所进行的旨在维护国家主权的反抗斗争同样不具有宗教和种族性质,而是具有反帝国主义和反殖民主义性质的斗争,是工人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斗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具有世界意义”。〔7〕国际会议呼吁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和平人士和进步力量积极支持与援助中东人民的正义斗争。

() 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看法

在国际会议看来,资本主义不会自行消亡,只有进行无产阶级革命才能推翻资产阶级   的统治。国际会议一直在为掀起无产阶级革命的浪潮而奋斗着,并在实践探索中形成了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具体看法。第一,各国无产阶级革命应该坚持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具体道路。霍查主义虽然将各国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后所形成的理论成果,如铁托主义、毛泽东主义和欧洲共产主义等视为 “修正主义”,但霍查主义并不否定每个国家、政党和组织因具体情况的差异而有通过不同途径来追求社会主义的权利。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在开展无产阶级革命的过程中必须扎根于具体的国情,灵活运用马列主义和霍查主义的基本原则来指导革命实践。第二,暴力革命是必要的革命手段。国际会议以苏联革命时期的伟大领导人为榜样,强调暴力革命是消灭与无产阶级和世界人民为敌的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势力的必要手段。第三,无产阶级革命在低潮中奋进的有利条件。国际会议认为 “革命主观因素的滞后性和苏联社会主义失败的深远影响使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陷入了低潮”〔8〕,但进入21 世纪后,无产阶级革命出现了一系列的有利条件,革命进程在低潮中奋进。首先,全世界雇佣工人数量的持续增长壮大了无产阶级的队伍;其次,历史上人数最多的年轻一代对资本主义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革命意识日渐强化,使得无产阶级革命斗争拥有了强大的后备力量;再次,科学技术和通讯手段的发展和传播使工人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加强了无产阶级的凝聚力和团结度;最后,社会不平等现象的增加以及大城市中大规模被压迫和被剥削群众的高度集中,使得这些城市成为爆发无产阶级革命的关键地区。

() 关于建设霍查主义革命政党的主张

国际会议认为 “霍查主义革命政党是以先锋理论为指导的政党,它站在革命斗争的最前沿,党员意志坚定,组织有纪律,经验丰富的领导人具有前瞻性”〔9〕,这些优秀特质使霍查主义革命政党成为振兴霍查主义不可或缺的 “要件”。关于如何建设霍查主义革命政党,国际会议在各种主题讨论中发表了相关看法。

第一,坚持以马列主义、霍查主义为指导思想,加强对党员的思想政治教育。国际会议强调马列主义和霍查主义是霍查主义革命政党的理论基础和行动指南。而基于苏联解体的经验教训,为防止党内出现一个脱离群众、代表修正主义立场的官僚阶层,霍查主义革命政党可以通过组织观看视频、发放学习手册、谈话等各种形式,加强对党内领导干部和基层党员的思想政治教育,坚定全体党员对马列主义和霍查主义的信仰。

第二,扩大党的社会基础。霍查主义革命政党作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除了要吸纳工人阶级中的先进分子之外,还要把受到资本奴役的广大劳动者、农民、城市小资产阶、学生、失业青年和妇女发展为盟友,动员他们加入斗争,吸引其最有影响力和最具革命性的人加入党组织,以此建立最广泛的革命统一战线,扩大党的社会基础。

第三,增强党同人民群众的联系,努力发挥党的领导作用。霍查主义革命政党与人民群众是一种紧密依存、相互促进的关系,实现夺取政权的目标离不开人民群众的参与和支持,同时人民群众只有在霍查主义革命政党的科学指导下才能进行革命斗争。因此,就发挥党对人民群众的领导作用而言,国际会议认为: 一方面霍查主义革命政党要积极向人民群众宣传马列主义和霍查主义,借助包括党的机关报、互联网、电台、脸书、推特等在内   的各种平台进行宣传,坚持用马列主义和霍查主义的科学理论来武装人民群众的头脑,提高他们的思想意识; 另一方面,霍查主义革命政党需要指导各种群众组织有效地开展各项工作,并组织群众发动反对资本家及其政府的共同行动,以此提高人民群众的组织能力和斗争水平。

第四,增加党际交往,开展各项联合行动。霍查主义革命政党加强相互之间的联系,对处在困难中的兄弟政党积极给予各方面的帮助,在贯彻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的基础上进行广泛的党际交往。同时,各个霍查主义政党还要共同落实国际会议制定的联合行动方案,在行动过程中相互学习经验,以此增进各政党之间的友谊和凝聚力。

三、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的实践活动

国际会议及其政党组织根据达成的联合声明和决议,积极开展了包括声援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举行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示威游行、纪念国际共运史上的重要事件和人物、筹办并组织相关会议和青年营等在内的一系列活动。这些实践活动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工人阶级的利益诉求,而且也进一步提升了霍查主义的影响力。

一是开展系列活动积极声援并支持工人阶级和人民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野蛮行径的正义斗争。一方面,国际会议声援各国人民反对资本主义反动举措和帝国主义武装干涉的斗争。2011 10 月,国际会议以 “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和战争、为了人民的自决权而斗争” 为口号,坚决谴责法、英、美等国家对利比亚的武装入侵,成立宣讲团将帝国主义的罪行告知全世界的工人和人民。另一方面,国际会议还声援受到资本主义政府监禁甚至迫害的霍查主义者和革命人士,积极采取救援行动,捍卫他们的自由和合法权利。

二是组织反对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区域合作组织和帝国主义军事集团的游行示威活动。在国际会议看来,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利用欧盟、北约这些集团组织,打着 “主权”“人权”“民主”“自由”的幌子,伺机推行战争政治,严重侵犯了各国的主权和人民对本国事务的自决权,这些集团组织已经成为影响世界和平的危险因子。对此,国际会议要求成员政党积极组织各国工人和人民举行集会和示威活动来反抗这些国际集团组织。201752425 日,北约在布鲁塞尔召开峰会期间,国际会议表示: “布鲁塞尔峰会旨在实现核武器的现代化并建立新的军事基地,这符合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战略目标,有利于维持美国的霸权地位”。〔10〕国际会议的欧洲成员组织了大规模的群众行动和示威游行, 谴责北约的好战主义、军国主义和反人民立场。

三是重视国际共运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和重要人物的现实意义,积极开展各项纪念活  动。为了坚定各个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对马列主义和霍查主义的信仰,国际会议注重回顾历史并开展各项活动来纪念相关事件和人物。国际会议在 1998 年用英语、西班牙语、德语、土耳其语等多种语言重新出版了 《共产党宣言》,以纪念其发表 150 周年。2008 10月,国际会议以出书、写歌、举办会议等形式来纪念恩维尔•霍查诞辰 100 周年并举办大型活动纪念十月革命 91 周年。2014 11 26 日,国际会议在伊斯坦布尔的博斯坦茨演艺中心举行了庆祝国际会议成立 20 周年的活动。为了纪念十月革命 100 周年,国际会议在2016 12 6 日举办了海报大赛,并于 2017 7 2628 在基多举办了主题为“十月革命及其对工人和人民的意义”的庆典活动。

四是多次组织并筹办工会会议、国际青年营和相关研讨会。国际会议早在 1998 10 月就在法国组织召开了“国际工会会议”,2005 4 月在多米尼加共和国举办了 “拉美和加勒比工会会议” 等等。这些工会会议的召开,使得国际会议有了更多与工会成员接触的机会,有利于动员工会成员加入革命队伍。在国际会议成立前,多个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就共同创建了“国际反法西斯和反帝国主义青年营”;国际会议在成立后就一直承担着组织国际青年营的责任,积极鼓励和动员世界青年参加青年营的有关活动,努力把青年发展成为革命的有力后备军。同时,国际会议还积极筹办有关地区革命和资本主义发展形势的研讨会,至今在厄瓜多尔总共筹办了21次 “拉丁美洲革命问题研讨会”,2008年在丹麦还筹办了 “欧盟建设成为新的超级大国研讨会” 等等。国际会议通过筹办这些研讨会,进一步深入分析了地区局势和国际形势,为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开展各项工作提供了具体建议。

四、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发展评析

国际会议形成了稳定的内部运行机制和平等、民主的运行原则,日益成为世界霍查主义力量共谋发展前景的重要基地。经过24年的发展,国际会议形成了稳定的以年会制为特征的会议召开机制,每半年定期出版一次刊物并在欧洲和拉丁美洲举行一次区域会议,下设协调委员会负责处理各项事务,制度化建设日益完备。同时,国际会议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各方成员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但是国际会议的日常运行和建设却彰显了平等、民主的精神。各个成员政党和组织一律完全平等,享有绝对一致的权利,任何一个政党或组织不能干涉其他政党和组织的内部事务。在召开会议期间,当成员意见不一致时,各成员进行讨论,谋求多数同意。如 2005 年围绕是否将委内瑞拉红旗党开除出国际会议这个问题, 各政党和组织持不同意见,为此各方在会议上进行了公开的讨论和辩论,最终以绝大多数成员同意开除红旗党。

然而,受到内外多重因素的制约,国际会议的生存空间不断遭致挤压,发展受限,影响力还需进一步提高。

第一,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力量薄弱,处境艰难。当今世界仍然处于 “资强社弱” 的状况,社会主义力量不断遭受打击。在这样的政治气候下,国际会议的各个成员都面临力量薄弱,发展受挫的困境: 它们有些在本国属于非法政党和非法组织,长期受到国内统治者和执政党的打压,只能从事地下活动。如土耳其革命共产党、巴基斯坦工人阵线、印度革命民主组织、争取德国共产主义工人党建设组织等等,它们在本国都处于非法地位,影响力甚微。少部分政党经过长期艰难的斗争取得了合法地位,并积极参加国内政治选举,但所获选票占比小,且选票数量呈下降趋势。如土耳其劳工党在 1999 年的议会选举中获得 0 17% 的选票,在 2007 年的大选中却只获得 0.08% 的选票;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在2005 年的议会选举中获得0.7% 的选票,然而在 2017 年大选中选票情况大不如前,仅仅只有 0.07% 的选票。一些成员政党和组织甚至经常由于资金和技术问题而不能到场参加国际会议。

第二,国际会议内部缺乏强有力的组织者。在国际会议产生之前,多个政党和组织发挥主动精神,共同倡议要建立一个国际会议组织,但是没有哪一个政党或组织是最主要的组织者。在召开第一次国际会议时,虽然会议地点选在了厄瓜多尔,但这次会议却是由厄瓜多尔马列主义共产党、哥伦比亚共产党 ( 马列主义) 、多米尼加共和国劳工共产党等多个成员共同组织并筹办的。在以后的发展过程中,国际会议一直依靠协调委员会来保证其正常运行,而缺乏一个适当的、强有力的组织者来发挥最直接的号召作用和推动作用。

第三,国际会议的自我变革和创新能力不足。国际会议一直秉承霍查主义的理论观点,忽视不断变化发展的现实世界,猛烈批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世界上其他绝大多数共产党和工人党充分肯定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所进行的各具本国特色的实践探索,认为“中国道路打破了僵化的社会主义发展模式,符合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马克思主义时  代化的要求”〔11〕,而国际会议的各政党和组织认为只有列宁和斯大林时期的苏联和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执政下的阿尔巴尼亚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把其他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建设所进行的创新设想和做法都标榜为修正主义。国际会议一直固守传统,没有根据变化的实际来创新理论,使其交往活动仅限于在受霍查主义影响的狭小范围内展开,严重影响了霍查主义影响力的扩大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内部团结。

第四,国际会议还面临来自外部资本主义世界的诸多挑战。上个世纪后期特别是 21 世纪以来,科技和生产力的发展极大地改变了人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面对新变化,资产阶级政府调整了剥削手段,对工人阶级实施包括社会福利政策在内的各种 “怀柔政策”,弱化了工人阶级的斗争意识,使得“尽管一个规模庞大的全球工人阶级客观上逐渐形成和发展,但全球工人阶级处于‘自在’状态,尚未明显形成全球性的工人阶级意识”〔12〕,由此改变工人阶级的“自在” 状态和政治意识落后的状况成为了国际会议亟待解决的问题。同时,资本主义政治制度的特点也对包括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在内的所有社会主义力量参与政治生活设置了关卡,“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对社会主义的制约和排斥主要体现在:在资本主义现行选举制度下,共产党很难通过选举角逐而进入政治舞台的中心;在资本主义国家成熟的两党制下,共产党很难在政治上获得长足发展”〔13〕,这些都导致霍查主义政党和组织在各国政治舞台上处于边缘化的地位,难以影响政府决策。

 

〔参考文献〕

1〕叶皓. 中国和阿尔巴尼亚关系发展历程及其经验教训 〔J〕.国际问题研究,2014( 6)

220 years of unity and struggle for revolution and socialismDB / OL〕.http: / / kpnet. dk /2014 /12 /01 / 20 aars enhed og kamp for revolution og   socialisme /

3The  13th Plenum of the ICMLPO  Successfully  held DB / OL〕.http:/ / wwwrevolutionarydemocracy org / rdv14n1 / index.htm

4〕王喜满,王子凤.  19992011 年世界 “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评析 〔J〕.  马克思主义研究,2012(4)

5A Communist Declaration to the Workers and Peoples of the World DB / OL〕. http:  / / wwwrevolution- arydemocracyorg / rdv1n2 / mldeclhtm

620th Anniversary of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Marxist Leninist Parties and Organizations: Long Live Proletarian Internationalism DB / OL .http:/ / www revolutionarydemocracyorg / rdv21n1 / icmlpo htm

7〕Resolution  on  the  Situation  in  the  Middle  East DB / OL〕.http: / / www revolutionarydemocracyorg / rdv13n1 / mideast   htm

8〕Resolutions of the 23rd Plenary of the CIPOML DB / OL〕.http: / / cipoml. net / en /? p = 121

9The International  Situation  and  the  Tasks of  the Proletarian  evolutionaries DB / OL〕.http: / / cipoml net / en /?  p = 42

10Leave the warmongering and antipopular NATO and EU DB / OL〕. http:  / / cipoml net / en /?  p = 92

11〕余维海,黄冰琼. 近年来国外共产党和工人党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6(3)

12〕姜辉. 剧烈变化时代的世界社会主义: 机遇与挑战 〔J〕.国外社会科学,2012(5)

13〕聂运麟.战役成功与战略困局: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态势 〔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5(10)


[作者简介余维海,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副教授,硕士生导师;陈姣,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硕士研究生。

[文章来源《党政研究》201806

下一篇:没有了